單騎旅圖

關於部落格
透過圓的律動,用心靈去感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並用光與影的對立遊戲,繪出一幅專屬自我的心靈地圖。
  • 4914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07-18_鎮西堡檜木群&新光森林教室

 
相傳,泰雅族先祖在四百年前由南投縣仁愛鄉力行村開始向北遷移,經過思源啞口(quri sbayan)、大霸尖山(babo papak)北稜線、西納基山、秀巒(hbun tunan)到達鎮西堡(cinsbu)、斯馬庫斯(smangus)部落一帶定居。
 
鎮西堡乃泰雅族語cinsbu音譯,原意為『清晨,太陽第一個照到,日照充足之地。』一向有最接近上帝的部落之稱,是尖石鄉秀巒村最早結社的部落,也是泰雅族北移的重要根據地之一。
 
早先所稱鎮西堡部落即是指目前鎮西堡(cinsbu)及斯馬庫斯(smangus)(現名為新光),後來再細分為鎮西堡(cinsbu)及斯馬庫斯(smangus)(現名為新光)二個部落。
 
鎮西堡(cinsbu)位於新竹縣尖石鄉雲深之處,頗遙遠的山區,竹60縣道的盡頭,叢山峻嶺之間,也就是斯馬庫斯(smangus)(新光)部落約南方兩公里之處,塔克金溪左岸,基那吉山北走脊嶺東側山腹,海拔一千七百公尺左右(海拔約1500 ~ 1800公尺)的後山,相傳為泰雅族著名的大頭目波塔(buta-krahu)之子sehu-buta於四百多年前所建。
 
鎮西堡 (cinsbu) 後山擁有面積達50平方公里的神秘的神木原始林,這片廣大的森林有吉野杉、香杉、紅檜、扁柏等,其中紅檜、扁柏等巨木估計至少在森林中存在著超過兩百棵以上,其中有五分之一,都足以躋身林務局所宣稱的「台灣十大神木」之列,和宜蘭的棲蘭連成了一片台灣現存最大的檜木林。
 
鎮西堡紅檜巨木群分為兩大區,A區路徑較為原始,路線較長,落差較大,難度稍高,以扁平神木、毒龍潭較具代表;
而B區路徑則較為平緩,路線明顯好走,全區超過20餘棵神木,設有圍籬者15處,其中以國王神木、皇后神木、亞當神木、和夏娃神木最具特色,而其中需要八、九人才能合抱的「小樹」更是比比皆是, 所以,這段B區的路線也是一般遊客來造訪鎮西堡檜木群最常走的路線。
 
以上為網路上收集並彙整後的資料。
 
※※※※※※※※※※※※※※※※※※※※※※※※※※※※※※※※※※※※※※※※
 
在三月份走過一趟北得拉曼、斯馬庫斯的紅檜巨木步道後,就一直很想再走一趟同樣是位新竹尖石鄉的鎮西堡,再看看這裡的紅檜巨木和先前造訪的二處紅檜林有何不同。
 
只是無奈的是從三月中之後,因為在職進修課程及天候的關係,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日子來走這一趟,為此還請了二三次的特休,但終究還是因為天候的因素而沒能成行。
 
在職進修課程在六月底結束了,總算有了比較空閒的時間,也趁著工作中的空檔,找了個算是蠻好的天氣,請了天特休假,特地到山上看看大樹爺爺,好了卻四個月前未完成的心願。
 
由於這裡算是後山的後山,而且相關的路口也沒有比較明顯的指標,在經過了好多的叉路,在不斷的比對GPS的路徑後,在出發的三個小時後,終於抵達了鎮西堡的登山口。
 
登山口旁的停車場算是私人土地,停車是要收費的,大型車150元;小型車100元;機車50元;腳踏車0元(沒寫啦,應該也沒幾位會騎單車來這裡爬山的啦,雖然我知道還是有人用這種方式來看大樹爺爺)。雖然沒有特定的人在收費,但還是在停好車之後,乖乖的回到廁所旁的服務站繳錢,繳了錢,心也安了,秉持著使用者付費的原則總是不會錯的(環境整理也是要錢的)。
 
原本想說今天是非假日,而這裡又算是新竹的後山的後山,應該是不會有太多的人來才對,但事實卻非自已所想的這樣。
 
早上八點四十分,廁所旁的停車場裡已經停放了好多台四輪的,而登山口旁的也來好多來看大樹爺爺的遊客,有的是組隊的登山隊,有的是帶著小狗的家庭,更有那個阿公阿媽來來這裡走走看看,算一算,同在這個時間點出發的就有十餘人,看來今天山道上應該會熱鬧。
 
跟隨著同行者,走入登山口,踏著小碎石走一小段陡上的好漢坡,穿越密林中的入口,就算是開始了今天的神秘原始林探險行程了。
 
刻意的與同行者保持一段適當的距離,看得到,但卻聽不到喧擾的人聲,好讓自己的心能夠溶入這幽靜的原始山林中。
 
走了一段,踏著落葉鋪成的山徑,不時抬頭抑望鬱鬱蒼蒼的綠林,左張右望,四周盡是原始不作修飾的林相,隨處都可看到最美麗的綠色畫布;陽光自葉隙間灑落炫目的陽光,讓這片森林有了不同色調的變化;耳裡不時傳來蟲鳴的音符,偶爾還有幾聲的鳥叫穿插其中,顯得更有生氣;雖然沒有那種清新舒爽的味道,但那帶點混雜的土味,卻讓人更覺得熟悉,好似回到家的懷抱。而這些不同的感覺都讓我這個平地鄉巴佬有了不同的感覺。
 
一路上,不時還會碰到前一晚就住在民宿,一早就來爬山的遊客,就這樣一路走,一路都碰到,不曾五分鐘沒遇上遊客,好像今天是周休二日的假日似的,不過現在適逢暑假,除了小朋友放假外,我想陪著一起放假的父母也應該不在少數(走在我跟前的那一個家庭就是,還帶隻狗)。
 
先前的預訂計劃是準備走AB二區,先B後A,所以就先往B區走,B區約有十餘顆巨木,而稍為小一點的紅檜更是不知道該如何數,這裡的紅檜也是非常的令人驚嘆,一路看來真的是哇~哇~哇~
用60d的17mm都無法納入畫面內,還好有帶10-20mm的廣角鏡,雖然有點重,但多虧帶了這一顆才得以記錄看到的巨木景象,但說真的,使用拍照的方式還是無法完成心動的記錄,所以最後還是透過錄影的方式帶回當下的悸動。
 
看見巨木的感動是無法用簡單的字語形容的,尤其是這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言。
不過,或許是今年的紅檜巨木看了許多,似乎有點麻木,雖然這裡的紅檜巨木真的是非常的巨大,也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不知為何,在心中就是缺少了那種震憾的悸動。
 
這個區域的紅檜巨木非常多,多到有點不知所云,但很可惜的是只有幾顆巨木有依據外型有作名稱標示,像是亞當、夏娃、皇后、國王、五福(依看到的順序排列),其餘的都沒有,雖然樹型巨大,但缺少了解說牌,亦不知樹齡及其特色,沒能讓來造訪的遊客增加印象,只是覺得看到大樹而已,實在是覺得很可惜。
 
在B區神木時(亞當神木),碰上了一群由當地泰雅小朋友帶領的青少年團,看著小朋友帶小朋友,調皮搗蛋、童言童語,玩起來特別有趣,稍為和小嚮導聊了一下,當中還說今天來的人算是少的了,若是如此,真不知到了假日時,這裡會變成什麼樣,若是真的和菜市場一樣,那就沒了原始森林的風味。
 
上上下下左轉右彎,花了一個多小時走完了B區,拜訪了十餘位大樹老爺爺後,就開始往回程走了。因為顧慮到想去鎮西堡長老教會及新光國小的森林教室走上一回,雖然體力上還可以,但為了節省時間,所以在AB點的分叉路上,花了0.5秒的深思熟慮,決定放棄今天A區的紅檜路線。不過這也好,醬子才有理由下回再找機會再走上一趟鎮西堡紅檜巨木群。
 
在回程的山徑上,一直在想著『鎮西堡』與『司馬庫斯』的差異性,同樣都是泰雅原民部落,同樣也都有紅檜巨木,但二者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官體驗。怎麼說呢?一個就像是樸實、親切、平易近人的村姑,另一個卻是擁有野性的自然美,卻也深藏著危險的美人,二個都很吸引人,但也讓人不知該如何評斷。至於差異在哪?在這裡不作記錄,不作評判,讓各位有興趣的朋友自己去探索,或許,對象不同,會有不同的感受吧,而在若干年後當自己慢慢地遺忘這種感覺,就是該再走一趟吧。
 
今天是星期五、非假日、山區容易有午後雷陣雨,但概略估算沿路上碰到的旅客也有百位以上(阿公阿媽特多),看來這裡的路況雖然沒有司馬庫斯平坦好走,也沒有這麼的有故事性,但卻也一樣的吸引許多的遊客前來。
 
回到了登山口,取了車,開始往第二個目標『鎮西堡長老教會』前進。
 
循著GPS的導引,找到了長老教會,但大門深鎖,且後門旁也明顯的告知禁止任何車輛進入。
太陽無情的放射出炙熱的光芒,而四周沒有任何人聲,連小狗汪汪叫都沒有,樹葉偶爾發出被風吹動搖曳的娑娑聲,這午后的氣芬,更顯著這裡的清淨與幽然。
 
挨著大門旁的小縫,稍稍的走進了教會前的廣場,看了一下用原石砌成的教會,果然有另一種與水泥磚瓦造的有著不同感覺,有些華麗,卻也樸實大方,簡單的用相機作了記錄,帶回淺淺的回憶,好讓自己下回帶著家人再往這裡走上一回,再探索新的故事、新的體驗。
 
揹著背包,回到了新光部落,將車停在學校的側門口(日日春民宿前),帶著相機走向了森林教室。
教室很好找,就在操場的另一頭,即使是沒來過的朋友也可以很輕易透過高聳的杉樹林找到。
 
今天的隔一日(7/19),這裡將會有很多的好朋友在這裡聚會,用著熟悉的交通工具『卡踏掐』來到這個地方,或許有些人的交通工具會不相同,但一定都是帶著愉悅的心情來到這個地方,歡喜的渡過這一年一度的『返校日』。
 
穿過操場,越過殼倉劇場,走進沒有屋頂的教室裡,找個第二排的位置坐下,放下背包,吹著涼涼的微風,吃著昨晚自己作的吐司,坐在被杉樹包圍的自然教室裡享受這個靜靜的時光。
 
眼中不時在幻想著返校日的情景,耳邊雖然沒有喧鬧的歡笑聲,但也在沙沙的風聲中感受到快樂的氣氛,若不是返校日當天有事不能來,我也想要和大家一起大聲歡笑,大口吃著水蜜桃,一起聊聊生活中的趣事。除了家人,有志一同的朋友聚在一起亦是莫大的快樂。
 
天空中的雲朵慢慢的遮閉的炫爛的陽光,剛剛離開的山頭慢慢湧上了漫黑的烏雲,空氣中帶點溼溼的涼意,這幾個跡象都是午後雷陣雨的前兆,趁著還沒開始下雨的時候,騎上車開始往回程的方向出發。
 
果不其然,剛離開泰崗,天空就下起了豆點的雨滴,但稀稀落落,有一陣沒一陣的,一路越過宇老,朝內灣方向前進,從那羅開始,不再是象徵性的滴下幾點雨滴,開始了不停歇的大雨,這樣的雨勢用傾盆大雨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原本還想找個地方躲雨,但似乎沒有這個機會,而老天爺也像是在玩捉迷藏一樣,一路追著我跑,不論我跑到哪裡,大雨就下到哪裡,快到龍潭的時候,除了大雨還加碼打雷閃電,讓這一路不但是又溼又狼狽,又還得擔心害怕,雖然沒作啥虧心事,但要是準頭不對,劈錯了人,那可不是一句簡單的對不起就可以了事的了。
 
最後,五點多,回到了家,洗完澡,吃完晚餐,完結了這四個月以來的牽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