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騎旅圖

關於部落格
透過圓的律動,用心靈去感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並用光與影的對立遊戲,繪出一幅專屬自我的心靈地圖。
  • 4932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03-26_探.上帝的部落(巨木群步道)

 
早上七點,在尖石鄉公所旁的加油站將機車的油箱加滿油,向宇老的方向駛去,即開始了今日的翻山越嶺行程。
 
『司馬庫斯』是個聽了很久的名字,因為它有其它的別名,如『上帝的部落』、『黑色的部落』等,還有一些其它像是神木區、巨木林、最後供電的地方、實驗國小等的描述,種種的一切都讓人想要一窺究竟,看看這個神秘的地方到底有何獨到之處,只是這個部落真的很遠,比霞喀羅還要偏遠,讓這個地方自始自終都還沒有機會走上一回。
 
上個星期走了一趟北得拉曼,探望了檜木爺爺,而在路程上遇上了北京來的大學生,所以在當天就萌生了往這後山(翻了一個山頭)的後山(再翻了一個山頭)的後山(又再翻了一個山頭)的部落走上一回的念頭。恰好這星期天氣都不錯,就把假日上班的補休用來安排走上這一遭,就當作是為後續的家庭旅遊進行探路。
 
在秀巒檢查哨辦了入山證,繼續奔馳在蜿蜒的山路上,在尖石出發後二個多小時過後才抵達這個深山裡的黑色部落,這才明白為什麼少飛大哥要為司馬庫斯下了一個『遠的要命』的註解。
 
騎在司馬庫斯的產業道路上,起伏不定且彎曲的山路及破碎的水泥路面都讓人覺得這段路真的不是這麼的舒適,腦海中不禁想起來挑戰這段路的眾家單車騎士們,特別是那二組人馬,一是單車旅遊專欄作家eddie chen,在數年前帶著老婆和小孩來一趟斯馬庫斯到司馬庫斯的二日親子森林課程;另一位更是橫跨登山單車二個領域的超級塞亞人-阿淯大哥,一個人騎著單車完成從中壢出發,一日往返於鎮西堡、司馬庫斯這種不可能的行程。更妙的事,這二組人在同一天帶著不同的目標相遇在司馬庫斯的產業道路上,為彼此都留下了深刻的記憶。
 
隨著部落自製的Smangus里程牌,從1k到15k,當看到16k的時候也一併看到了網路照片中熟悉的司馬庫牌樓,穿越牌樓,到了寬闊的廣場,周圍盡是部落的小木屋,而這裡就是司馬庫斯了。
 
由於沒有來過這裡,也不清楚地理位置,更沒有人帶路,所以剛開始的時候往實驗國小的方向走,走了一段路之後才發覺走錯方向,拿出GPS,確認了登山口的位置,才在迷途中尋得正確方向。回到廣場,在指標的導引下,慢慢的向登山口的方向前進。
 
漫步在部落裡,慢慢地用心琢磨這片被世人遺忘的世界,雖然這裡沒有像渡假村的豪華景緻,但卻有著濃濃的純樸風情,眼中所見盡是部落裡族人一點一滴的努力,這些『工藝品』或許難登大雅之堂,但對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們來說,卻是最真誠的展現。
 
到了步道口,看了相關的資訊,這段路莫約五公里,與原本記憶中的三公里有些落差(我到底是記到哪一段路了?),以腳程而言,單程莫約二個小時左右,算一算時間應該可以在二點半左右回到部落。
既然已經到了登山口,那就開始今天的健腳行程吧。
 
在春天裡走向山林,會發現許多的植物都冒出新芽,或許不起眼,但這些嫩芽都讓人覺得鮮翠、覺得美麗,而這也是喜歡在春季裡安排山林健走活動的原因之一,因為唯有步行,才容易停下腳步,欣賞更多讓人驚艷的事物。
 
或許是非假日的關係,並沒有碰到很多的山友,一路走來,只覺得巨木群步道的這段路很幽靜,如同阿伯部落格的描述,路上有許多段的竹林,看到這些竹林不禁就想到霞喀羅的栗園,雖然一樣都是竹林,或許是天氣的關係,也可能是心情的影響,但這裡的感覺像是鄉間小路般的幽靜,不像是霞喀羅古道般的有著嚴肅的氣氛,走起來分外的輕鬆。
 
步道上沒有太多的現代化結構建築,大都是部落裡用心維護的成果,就連棧橋、扶手、座椅都是利用當地現有的材料(樹幹、竹子)架設而成,想必是以取之於斯,用之於斯的觀念來維護這個地方,讓這段路上有一種與林務局修築的步道截然不同的純樸感覺。
 
偶爾,在路旁會看到一段一段的木材,而木材上打著一個一個排列整齊的小孔,有經驗的人一看就知道這是要作什麼的,沒錯,這就是要來種植段木香菇用的原材。除此之外,還有一大片開墾完的山坡地,印象中這是一片的小米田,或許是時節不對,也可能是另有用途,山坡上種植的似乎是另一種植栽。若是用心觀察,將會發現這段路上會有許多的事物與部落裡的生活習習相關,也會發現更多不同的感受。
 
走到4k,抵達到空中城堡(廁所及觀景台),在此解放了一下,就開始了另一段不同感受的行程。
 
自4K後,有種錯覺,好似走入與前段步道有著另一個不同的森林領域,因為路徑旁的樹木變高變大了,也得仰頭遠望,除了修築的步道以外,有點開始進入原始森林的感覺,而數百年的紅檜巨木都硬挺挺的佇立在登山步道旁,而靠近步道側的紅褐樹幹上被過往的旅人撫摸而讓表皮顯得光滑,心想,這樣的大樹就已經很可觀,待會一定將更有看頭。沿著山徑再走了一小段,莫約是5K的距離,就抵達了今天的目的地-巨木林區。
 
在巨木群的木板上休息,準備消滅今日所帶來的午餐,由於司馬庫斯部落裡禁止烹煮,也不知道這樣的規範有沒有延伸到巨木群這裡,但為了尊重生態、也為了維護部落的規矩,今天的健腳行程就不帶爐具,改以自已烤的土司為今日的主食。
 
坐在木椅上,眼前所見就是巨木群的環狀路線圖,算一算數量莫約九顆,想想應該會很有看頭,就在小憩後開始了巨木群的行程。
 
由於沒有特別的標示牌,若是依路線標示先看到的是一號巨木,看到後,嗯!很大顆,換上廣角鏡,拍下作記錄,慢慢的欣賞完後,再往後段的步道前進。
 
越往後走越覺的驚訝,因為步道周圍盡是紅檜巨木,每一顆都是高聳入天,而且還沒有特別的柵欄,也沒有什麼編號,所說這裡是紅檜巨木群一點都不為過,若是改為紅檜巨木林或許會更貼切一些。
 
就這樣一路往後段的巨木群一路看過去,眼見所及對於不擅言詞的我不知該怎麼形容,簡單來說就是『壯觀』吧,而對於感到這些巨木壯觀,真的是從一開始的『啊~』到後來的『啊…』,因為已經因為壯觀的感動而說不出話來了(當然,腦袋裡除了大樹也沒有什麼思想了)。
 
巨木步道的後段一定會來到這個地方,而相信有來過這裡的人們應該都會對那『YaYa』有著一定的深刻的印象。初見大樹時,心中不禁吶喊著神奇的傑克,怎麼會有這個粗大的巨木浮現在我面前,輕步地繞著YaYa』走了一圈,即使是想用廣角鏡帶入,但不管用哪一個角度都無法將衪的壯闊留在相片中,只能用心觀察一些細節,再用一些照片來引導心中的記憶,倘若哪一天再度想起,卻又無法想像YaYa的感動時,就是再度回到這裡的時候了。
 
為了多觀察一些事物,所以在往巨木群的步道上多花了一些時間,而且在巨木群的環狀步道上又『啊~』的太久,耗費了較多的時間,所以回程時就稍為加快了腳步,沒有太多的記錄,所以在近下午三點左右就回到了部落,準備往家的方向出發。
 
回程時在想,這裡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地方,沒有太多的喧囂,沒有太多的現代污染,只有的是自然的純樸以及放鬆的步調,雖然文化信仰及生活習慣大不相同,但有生之年真的值得來這一趟。不過就是距離太遠了,單程一趟都還要三個多小時,若是開車載著家人的話應該會再多花一些時間吧。
 
倘若時間允許,還是希望找個假日能帶家人來這裡走上一回。不過,一天的行程太趕,還是安排二天比較適合,不但行程比較不緊湊,也可以深入感受泰雅族原住民的特有文化的自然生活型態。
 
最後,趕在六點前,回到平鎮的家,完成了12小時司馬庫斯巨木群步道探路行。
 
備註:
一、雖然不是例假日,可能是因為天氣好的關係,司馬庫斯巨木群步道還是有很多的山友前來造訪,當日所遇見的莫約四、五組人,有的二二一組,有的卻是集體活動,看來若是假日來訪的話應該會很熱鬧。
二、從部落到巨木群的這一段5K的山徑,坡度適中,且路況良好,視為五星級的off road路線,不過在登山口的景點指南佈告欄上多了一張警告標語,上頭載明了『本步道僅供步行 嚴禁機車 腳踏車進入』,依此看來,若想要在這段路上騎車縱野山林,機會應該是粉渺茫了。
三、原本想在回程時撥點時間看看部落裡的實驗小學,到底是怎麼樣的精緻迷你,但因時間不夠無法一探其中的精妙之處,待下回再度造訪時得多撥點時間去走上一回。
四、回想來程時,跟著混凝土車走,不料走錯了路,繞上了新光部落,雖然多走了一二公里的路,但卻因禍得福,看到山坡上開滿桃花的果園。原來三四月的時候,正是桃紅李白的季節,若是這段路上走一趟新光部落(斯馬庫斯),將會有另一個賞花欣喜。
 
延伸閱讀:
 
 
 
 
 
※※※※※※※※※※※※※※※※※※※※※※※※※※※※※※※※※※※※※
 
『司馬庫斯』的說明(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泰雅先祖在遷移的過程中,對於地名的地名多以該地的地形、植物、 感受加以描述後命名,這種描述性命名方式在當時交通不便,到處遷徙的情形下,有助於部落間彼此找尋、探訪親友的參考。如鎮西堡(Cinsbu)的意思就是「清晨,太陽第一個照到 ,終年日照充足,土壤肥美的地方」、「馬里闊丸」(馬里光,Malikoan),意思就是水源之地,「哈盆」(Habun)的意思就是「河谷平坦地」。 「司馬庫斯」在泰雅語中指的就是一種櫟,塔塔加櫟或銳葉高山櫟。這種高山櫟普遍生長在現今司馬庫斯、新光、鎮西堡山區,落葉肥沃了土壤、櫟果提供了動物充足的食物來源,形成豐富的生態,也因此地水源豐沛、獵物種類多,吸引了馬里闊丸群部分的先祖到此定居,第一眼所見盡是Smangus樹,便以此命名。 「司馬庫斯」地名,延伸意即「櫟(橡)樹茂密,獵物豐厚、土壤肥沃之地!」
 
司馬庫斯族人早期與山谷對面的等地的另一泰雅支族Knazi之間經常發生戰爭,彼此出草(獵人頭)的情形十分常見,也因此村中設有瞭望台作為警告防禦之用。在日本時代兩族也曾經發生一場大型衝突,這場衝突之後,在日本殖民政府政策要求下,司馬庫斯的居民遷往較山下的ラハオ社(rahao-sha,今新樂村拉號部落)以及鳥嘴部落等地。
 
日本時代結束後,許多族人再度遷回這個祖先居住的地方居住。
1948年司馬庫斯族人余國進參加附近抬耀部落的基督教聚會,從葉廷昌牧師手中將日文寫成的約翰福音手冊帶回司馬庫斯,是基督教進入當地的開始,此後在許多傳教士的努力下,大多當地居民成為基督徒,1999年並建立了新的教堂。
 
由於位處深山交通不便,當地直至1979年才有電力供應,而1991年司馬庫斯神木群的發現使得當地的觀光業有發展的契機,對外道路則要到1995年才完全修築完成,在此之前,當地居民必須徒步穿越溪谷五個小時(以當地原住民成人的腳程)到相隔一個山谷的新光部落來取得日常生活的物資以及上學。也由於較封閉的環境,當地保留了不少泰雅族的傳統生活風貌。
 
司馬庫斯位於新竹山區雪山山脈主稜的山腰,面朝塔克金溪溪谷,海拔約1500公尺。目前(2013年7月)居民共28戶,175.5人,全為泰雅族人,部落採以色列集體農場的共同經營模式,將符合傳統價值的經營方法成立九部三會(農業、工程、文化教育、經濟、研發、人事、環境資源、餐廳民宿部,三會是長老教會、社區發展協會和共同經營大會)進行組織化運作。
 
居民早期主要以農業為主,農產品有小米、水蜜桃、蔬菜等。近年來觀光業開始發展,居民轉向以觀光業為主,並且有民宿、餐廳等漸次成立,但當地居民仍堅持以木及竹子為建材造新的建築物。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