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圓的律動,用心靈去感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並用光與影的對立遊戲,繪出一幅專屬自我的心靈地圖。
  • 495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3-12-20_雨楓.幻境.蕯克亞金

 
『霞喀羅』一個傳奇的名字,因為這個名字開啟我的off road精彩生活,也啟蒙了我的台灣歷史課程。所以,若是時間與能力狀況充許,不論是養老段或是石鹿段,希望每年都能來看看這一位老朋友。
 
去年因為古道封閉的關係,而林務局也不核發入山證,所以未能如願走上一段石鹿段。
而今年仍是一樣的情況,所以今年採取另一種迷路的方式來造訪這位久未謀面的老朋友。
 
原本寄望十二月中旬的這一波寒流能讓古道上的楓葉更加美麗,但這一波的鋒面實在是出乎意料,下了好長一段綿綿的細雨,原本預計同行的伙伴也因此而未能一起同遊霞喀羅,享受這片美麗的楓林。
 
四點多起床,準備好行囊,四點半正式踏上旅程,出發時還慶幸細雨已漸漸停緩,心想今日的降雨機率為30~40%,或許和二年前一樣,一路騎到秀巒會變成健行賞楓的好天氣。
哪知一路騎到內灣,雨勢越來越大,似乎沒有減緩的趨勢,只好穿上雨衣雨褲,靠著黯淡的車燈,一路沿著竹60往宇老騎去。
 
黑夜裡總會讓人想的特別多,在這樣的雨天又這麼寒冷的夜裡是否值得我冒這樣的風險,只為看那二年不見的楓紅?
 
想想這段日子正火紅的『看見台灣』記錄片,用鳥瞰的角度來看福爾摩沙這片土地的各個角落。看過的人褒貶不一,對我而言,這似乎只是另一種不同的旅遊方式,在以觀賞者的角度來看,有多少人是用『眼睛』看?而又有多少人是用『心』來看呢?
 
想到這,回想起每每上山的時候總是挑好天氣,行程大部份總是遇雨取消,似乎沒有那種雨天進入山林的經驗。
意念一轉,想想雖然天氣寒冷又是下著雨,但這似乎也是另一種用心看呆丸的方式,或許就是在這樣的日子裡,也可能是自身的想法,從不同的角度或許能感受更多的精彩。
既然心意已決,油門催下去,就在黑夜中不斷的往道路的那一頭爬升。
 
在通過竹60的16k處後,除了雨水外還多了濃霧,就算是白天,視線就只有前方的10~20公尺,更何況現在還是周圍一片黑的晨曦,視野所及就只能依靠路邊的白線來前進。
雖然說騎的慢,即使濃霧當前,還可以應付任何情況的變化,但這就像是進入另一世界般的奇妙,就這樣沿著蜿蜒的山路,騎到了這段路的最高點『宇老』。
 
到了宇老,也才六點多,依二年前的記錄,太陽公公現在應該還沒出門,但是下著雨,天上也是密佈著烏雲,在這種情況下,除非是上帝顯示神蹟,不然應該是沒有機會看到久違的日出了。
在瞭望台停了一下,果然是沒有奇蹟的發生,還是乖乖的向今日的目標前進吧。
 
天色慢慢亮了,開始可以看到道路二旁的環境,才發現除了原來綠色,還多了很多紅、橙、黃色的點綴,
在田埔部落,更能看到火紅的楓葉佇立在路旁,而樹下則是落葉鋪成的地毯,美景當前但沒有停留,持續向前,直到看見熟悉的軍艦岩以及控溪吊橋,才停下車,將相機從背包取出,拍了今日的第一張相片。
而這時,六點四十五分。
 
來了這麼多次,每每總是在吊橋的這一頭看著溪流另一側的楓紅,卻不曾走進楓林中。
而在二年前阿唄的旅紀中看見滿地的楓葉,就一直記得再次來訪時一定要走入楓林中感受這份北國楓情。
 
無奈,細雨仍是持續飄著,一步一步的走過吊橋進入林中,看著高聳的楓樹上仍有停留的楓葉,但不可否認的是腳下的落葉似乎比掛在樹上的還多,或許是造訪的時間晚了些,才沒能體驗這樣的感動。
來年,該提早個一二個星期,試試看會不會能趕得上這股『楓』潮。
 
秀巒檢查哨就在前方道路的不遠處,而在今日行程之前,也很清楚霞喀羅古道封閉的消息,但在辦理入山登的時候還是刻意的表明要上霞喀羅,而檢查哨的人員也明確的表示霞喀羅古道目前仍是封閉的狀態,而什麼時候會開放,還在林務局的規劃中。因為這樣,所以在辦理入山證的時候就臨時將前往地點改為司馬庫斯了,或許走一趟巨木群步道也是不錯的選擇。
 
或許驗証了阿唄所說的話,有時候走一走會不小心迷路,尤其是遇到叉路的時候不要隨便轉彎,而我就是轉錯了彎還不自知,一路往前,總覺得這些道路的景色似曾相識,而就這樣一直到道路的盡頭,莫名奇妙的看到了古道的登山口。
 
算了,走錯就走錯了,反正也找不到往司馬庫斯的路,不如將錯就錯,就從這裡開始今日的行程。
而且霞喀羅古道封閉不給進,那就改走『蕯克亞金警備道』應該也是可以的唄~~~
 
一路往警備道的深處走去,從養老進到馬鞍的這一端已經來過多次了,單車二次;越嶺一次;健走一次,所以算是三四次,沿路仍是熟悉的景,不同的是多了迷懞的雨霧,多了一份幻境的奇妙感覺。
 
當一路前進到杉樹林時,筆直高聳的樹木佇立在小徑二旁,而四周圍繞著懞懞的水霧,不禁想起多年前『東滿步道』越嶺時在杉木林裡看到的景象,彷彿回到那個時候的感覺。
心想,要是來程時掉頭回家,可能就看不到這樣的景,而那年東滿步道的感覺也不會再回到眼前的視界。
 
一個人『靜靜』的走在古道上,遠遠的傳來熟悉的聲音,那個引擎聲就是熟悉的野狼。雖然說進入古道的時候就有看見明顯的輪胎痕跡,但沒想到這麼快就讓我給遇上了。
 
不一會兒,就有二台野狼125,除騎車的山青外,後頭還各載了一個伙伴。哈啦二句後各自離開,心想野狼都可以過了,單車應該也沒問題,畢竟前段時間在找資料的時候,還是有看到單車上霞喀羅的照片,
古道應該是維持的還不錯才對,但這樣的認知隨著不斷往前進而慢慢的有所改變。
 
今年天冷的比較早,或許是造訪的時間有點晚,也可能是連日的落雨,地下總是佈滿了溼透的樹葉,而這些枯黃的葉子也代表著可以看的楓紅少了許多,與二年前相比,差了許多。
雖然少了可看的楓紅,但多了用楓香鋪成的步道,亦是一種不同情調的浪漫。
 
在接近栗園時,遇到了古道上首見的二位登山客,不知為何,我向他們打招呼的時候並沒有回應我,只是冷冷沒什麼表情的看了我一下,隨即就往養老方向前進。
 
錯開之後,一直在想怎麼會有這麼沒有禮貌、這麼高傲的人,後來一路走一路想,想到一個登山界阿飄的故事,而故事裡的主角就是穿著黃色的小飛俠,而我當時也是穿著黃色的小飛俠,頭上又載著黑色的連身帽,因為飄雨的關係,帽簷又壓的比較低。
到這,就突然想到,這二個人該不會把我當成阿飄故事裡的主角吧?
 
迷霧、下雨、山區、黃色小飛俠,又看不清楚面容,若是我自己碰到,大概也是一樣的表現吧。
而我也不禁懷疑我碰到的該不會是…
 
想到這,不知是不是天寒的關係,心中不禁打起寒顫來,但靜下心想想,自己又沒作什麼虧心事,也沒準備作什麼壞事,這種事應該不會發生在我身上才對,大白天ㄝ~
 
栗園一樣美麗,一樣有著清幽的Fu,只是一路走來,看到的倒木、小崩塌一直不斷在增加,而二年前搭設的便橋也因落石或倒木而開始毀損,雖然通行無虞,但任誰也不敢保證,這樣的路況還能持續多久。
而這些路況應該也是附近的山青在維護,若是有那麼一天,當崩塌擴大或是無法再修復時,這段路還能再走幾回呢?而個老朋友還能夠再看幾次呢?
 
快到馬鞍了,而這之前有一段的崩壁需要高繞。而在抵達前發現高繞的入口前多了一處小崩塌,雖然距離不長,但存留的步道範圍卻變的更小,心想要是不小心踩空或是重心不穩掉下了一旁的懸壁,就…
 
上了高繞,不知道是不是記錯了,還是錯覺,感覺起來不大一樣,似乎高繞的高度及坡度多了一些。
果不其然,這片原本崩塌的範圍又再擴大了,原本的高繞路線已經變的是在崖邊,或許是雨霧的關係,感覺起來沒有那麼可怕,但對於這片熟悉的崩塌,只知道要是掉下去,恐怕也是兇多吉少…
但這段粉危險的高繞路徑旁多了一條不明顯的痕跡,雖然不是很好走但卻比較安全。
 
十點四十五到了馬鞍,雖然天候不佳,雖然沒有紅葉當頭,但一樣是充滿北國楓情,令人陶醉在其中。
一樣在這裡東瞧瞧西看看,裝模作樣拍了些照片來作個紀念。
 
由於雨越下越下,從無感的雨霧到有感的毛毛細雨,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在馬鞍就返程,但看了一下時間,離安全的折返點還有很大的空間,就決定且走且看,因為下雨溼滑,基於安全的考量,今日就以武神為目標前進,至於白石吊橋就等下次再來造訪了。
 
馬鞍不愧是霞喀羅古道楓況最佳的地方,從馬鞍起一路往武神走都能感受到很棒的楓況,只是在這一段的楓樹都很大顆,只能抬頭仰望或是在遠處看著這片楓葉林,即使如此,但還是覺得很棒。
 
一路前行,便橋損壞的情況也愈嚴重,而小崩塌的範圍也更大,就在過了15.5K之後,在即將抵達武神駐在所的遺址前,出現了一個較大型的崩塌點。因為這個崩塌點位處於山凹處,所以崩塌的高度沒有很大,範圍寬度以目視研判約20~30公尺;高差約6~10公尺,而且在下切處有繩索可供使用,在另一端也有繩索可供攀爬,沿繩索爬上後再接回原本的古道,所以通行應該是沒有問題。
 
至此,已離目標不遠,雖然續行沒有問題,但考量後續行程決定自此處折返,補充一個二天前買的銅囉燒後就開始往回程方向前進。
 
不久,遇一組四人隊的山友,其目的地為白石吊橋,告知他們前段有一處新的崩塌及武神後所知的路況,分享完各自心得後,隨即各自往各自的目標前進。
 
回到馬鞍,雨還是在下,即使是毛毛細雨,淋久了也是會溼。卸下背包,取出爐具及泡麵,準備用熱食在這冷冽的天氣裡祭一祭五臟廟。早上自入山口起行走距離已有九公里,未有長段時間休息,也趁此讓兩隻腳好好休息一下。
 
正在吃熱騰騰的泡麵時,隱約聽到自入山口有點聲音,不一會兒,果然有一男一女出現,而這二位是對夫妻,今日第一回造訪霞喀羅。
閒聊中得知早上遇到的那二位確認不是阿飄,是昨日自石鹿啟程,夜宿白石,以越嶺為目標的山友。
確認後,心也安了,不然要是在大白天就遇到這種事,可會讓我以後都不敢踏進古道一步。
 
回程時,莫約在19K處遇到一位住在中和的老大哥,他今日只是帶著相機來這裡走走,順道欣賞一下楓紅。
一路閒聊,才知在多年前,他也在此玩過單車滿貫的把戲,從清泉出發,上石鹿,進古道,出養老,下秀巒,爬宇老,接花園,返五峰,回清泉,比起自己的單車越嶺行程有過之而無不及。
 
其它巴福、桶后、哈盆更是有深刻的記憶,還曾經帶著單車到日本旅行23天,在23天的行程中就在北海道露營了22天,聽到這樣的經驗真的是讓我羡幕不已。雖然我與老大哥二人年紀有點差異,但臭味相投,話閘子一開就停不了,就這樣一路吱吱喳喳的回到了古道的入山口。
 
老大哥的老婆在停車場休息,等著老大哥回來,當我們回到了停車場也就是表示著今日的行程即將結束。告別了老大哥夫婦倆,騎著車就一路往家的方向前進。
 
上了宇老,莫約在竹60縣12K的馬路上,透過安全帽的風鏡隱隱約約看到馬路上有個黑黑的小東西在動,愈靠近的時候才看清楚是條黑色的小狗狗。由於騎的很慢,經過時小黑狗似乎還想要跟著走,但是不可能把他帶回家,就算是寒冷的雨天裡,我也無能為力。
 
騎了幾百公尺,心裡想的是在這樣的冬天裡,又下著雨,依小黑的體型判斷,出生應該沒有一個月,在這樣的山區,而她又獨自停在馬路上,若她不是有人家養的,在這樣的環境下,存活率應該很低。
想到這裡,不免想到過往的那隻小黑,心中不忍,掉頭回到剛才的12K處,將機車停好,把車上的二個牛奶麵包留給了小黑狗,並把小黑狗帶到比較安全的地方。
 
老實說,我不覺得這樣能夠幫的了什麼,但最起碼能多一天是一天,就算要離開也不要…
喀!打不下去了…
 
接下來,一直在趕路,五點半,依約定的時間回到家,洗個熱水澡,結束了這記憶滿滿的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