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圓的律動,用心靈去感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並用光與影的對立遊戲,繪出一幅專屬自我的心靈地圖。
  • 5027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3-05-14_尋幽.古道.大嵙崁(帕德兔/迷蹤)

尋幽.古道.大嵙崁(帕德兔/迷蹤)
 
離開了大溪市場後,踩著踏板沿著台七線往頭寮靈寢的方向前進,在爬完小小一段的緩坡後,就可以看到一個不起眼的派出所,這個派出所就是進入打鐵寮古道的重要地標『三層派出所』,而打鐵寮古道就是從這個派出所旁的巷道依循著鄉間小道進入到古道的起點。
 
歷史介紹:打鐵寮古道
「打鐵寮古道」是一百多年以前復興鄉和大溪、三峽山區通往大溪街上的要道。
關於打鐵寮古道的名稱由來不一,有一說是早期台灣北部山區盛產樟腦,當時古道上有一家專門打鐵的人家,因為所製作的農具(鋤頭、砍刀等)相當不錯,山區居民在回程的途中,往往會在此購買農作或打獵所需之鐵器供入山使用,所以這條古道就被稱作「打鐵寮古道」。
清朝時期時,鐵器也作為駐防山區防範「生番」威脅之用,故以打鐵寮步道為名。
另有一說則是因為早期伐木工人,將砍伐的原木從山區運出,在古道陡峭處,為了偷懶大多將木材沿陡坡滑下,木料不斷撞擊山壁類似昔時打鐵店打鐵的聲音而得名。不論名稱究竟為何,打鐵寮古道上豐富的自然資源,以及與在地人生活的緊密關係,在這兩則傳說中早已不言而喻。
雖然現在這條古道早已不是交通要道了,但是在清朝及日據時代的「白石山隘勇線」,亦早已凸顯了這裡在族群互動及軍事上的重要地位。
古道上遺留了過往先民開荊斬蕀的痕跡,且可親眼見證幾座造型優美的「純手工」古橋,還有古道沿路山區保留的自然生態更是豐富,是條充滿低海拔森林生態之美及豐富人文史蹟的古道,這都值得漫步來欣賞和探索。
 
▲ 為何我看到這三層,就直接想到老媽作的三層焢肉,有肥有瘦,讚的啦~
 
▲ 派出所旁巷道口就有立一隻招牌,標示著打鐵寮古道的方向
 
▲ 若有人問打鐵寮古道到底適不適合騎車,我想這個標示應該蠻明顯的,不然怎麼會作一個卡踏掐的標示牌呢?
 
▲ 順著鄉間小路直直給它騎下去,看到古道的指標前進,很快的就可以看到打鐵寮古道的入口啦~
 
到了鄉間小路的末端會看到一間民宅,而民宅的院子內劃有停車格,再往前一點,地面就成了鋪滿石板的路面,而這裡就差不多是打鐵寮古道的入口了。
進古道之前會有一個較陡的下坡,是用石板鋪成的路面還帶有轉彎,若是在下雨過後或是雨霧的天氣裡,路面就會變成是溼滑的狀態。若是沒有較為熟練的下坡及煞車技巧,建議還是下馬牽車慢行比較實在,若是逞強執意一路下滑,就得注意打滑和重心移轉的問題,免得一個不小心,在還沒進古道之前就摔個狗吃屎,甚至摔斷了手腳,就得不償失了。
至於我是怎麼下的?我大概是屬於沒有敏感度的呆子,直直的就給它騎了下去,還好運氣不錯,平安的抵達了古道的入口。
 
古道入口左側就是打鐵寮古道第一個重要的地標『造橋紀念碑』,這個石碑至今應有八九十年的歷史(1926~2013),即使有整修過,但一眼望去仍能感受那歷盡滄桑的古意。近身看這塊石碑,非方非圓,似乎是用一大塊巨岩所切割而成,石碑正面載明著太平濟安二橋的歷史,而石碑背面則註明了建橋時候鄉民捐贈的金額。站在石碑前仔細觀察斑駁文字的描述,不難發現當年時空的演變與現今相較雖有極大的差異,透過字裡行間,似乎還能感受著早期先民開彊拓土的辛酸血淚史。
 
說真的,我很想留下來仔細看看這塊充滿歷史的古石碑,試試看是否讓我精神上能夠有所啟發(最好是能讓我的腦袋長一點智慧啦~),但是後段還有很多歷史故事等我去探索,只得草草的拍幾張相片,簡單的作個記錄。下回再找時間來慢慢欣賞這塊具有歷史且美麗的石碑。
 
歷史介紹:造橋紀念碑
位於打鐵寮入口往下走不久的左邊竹林下,立於大正十五年(西元1926元)立,記載當時出錢出力參與造橋(太平橋、濟安橋)的情況。碑身和基座,分別以當地的草嶺石和河床砂岩所建,如今碑文字跡斑駁,依稀可辨識從碑上所刻的人名、姓氏、金額,其捐贈金額大約都是在5元10元之間,以此可推測當時幣值與經濟力。透過石碑可感覺出那時代的濃濃古味,用心觀察還可以追溯那個年代的歷史和村落的社會情況。
 
▲ 石碑正面(看不清楚內文但又有興趣的伙伴,可以來向我要照片原檔)
 
▲ 石碑背面與周圍的基礎(周圍都種滿竹子,竹葉落在地面軟棉棉的粉舒服)
 
▲ 『寄附者芳名』似乎是現在『捐贈者芳名』的日式書寫方式(網路查的資料是這樣的啦)
 
▲ 最大捐贈金額『拾元』,在當時不知道可不可買什麼東西?
 
▲ 大部份捐贈者的金額都是『四元』~『六元』,這應該不是公訂價吧?
 
▲ 石碑下方還載明材料、工資的費用明細,真的是很細心
 
▲ 最後是『大正十五年五月竣工』,而這就是它的歷史價值了
 
▲ 小黑二號到此一遊(其實之前就有騎機車來探過路了)
 
▲ 石碑旁、古道入口的禁止標示牌,我想我這一台人肉引擎應該不在管制的範圍之內的啦~
 
造成紀念碑稍往前一點就是太平橋了,從正面看這是一座很普通的橋,平平的,直直的,上頭鋪的是整修過的石板,似乎是那種為了觀光拼出來的小道,若沒特別去注意,真的找不到它的歷史價值。但在之前查詢的資料中得知,這是一座新舊合一的橋,原為三拱合一搭建的橋樑,現在已成為二加一的橋墩,為了這一點,還特地的跑至橋旁的河邊去觀察,果然如資料描述般。
回到橋上,找到橋墩的石碑,可見太平橋明顯深刻的文字,而另一邊的大正年間字樣卻因青苔而較為模糊不易辨識,原本看來沒有什麼的古橋,卻因此而找到的歷史的價值。 
 
歷史介紹:太平橋
橫跨草嶺溪的「太平橋」,建於大正十五年(西元1926年),為地方人們所自力建造的。太平橋面曾經過整修已被鋪上石板塊,然橋頭兩端石柱及橋身兩側護欄仍為紅磚砌起,並於橋柱上可見『太平橋』、『大正十五年』字樣。其橋身原為三拱的橋墩,由橋旁觀察橋墩,原本三拱的橋墩只剩一拱而已,其餘兩拱已改建為水泥橋墩;或許是被洪水沖毀或是經歷史自然毀壞,但為聯絡草嶺溪二側的道路,讓新舊橋墩合力撐起這近八十歲的舊橋,實屬有趣。
 
▲ 沒錯,正面看就是這樣樸實平淡的一座小橋,靜靜的橫跨在草嶺溪上
 
▲ 太平橋字樣深刻明顯,由石碑表面風化及青苔的狀態判斷,這應該不是近年才再重作的部份
 
▲ 橋身另一側的太平橋字樣,其石碑風化及斑駁的樣態更顯得古意盎然
 
▲ 這個石礅應該是近年在重新整修時再重作的(整座都是新的,可能原本的石墩都不見了)
 
▲ 依稀可見『大正十五 丙寅夏』的字樣(其它的看不出來了)
 
▲ 側邊看,前面二座橋墩已由水泥重新施作,而最後一段仍保有明顯原有的樣貌
 
往前小騎一段,就會看到另一座古樸的紅磚拱橋,停下一看而它就是濟安橋了。還真的這座紅磚拱橋還真的給它有點小巧可愛,與TONY的旅記中的相片裡相較,概略相同的拍攝角度,相同的小溪小橋,但一個是荒煙漫草,一個是卻是綠意叢生,雖然有些不同,但感覺真的還不錯。而這座橋最特別的就屬橋墩上的十四面柱頭了,但我怎麼數都只有十三面,有人知道是為什麼嗎?
 
歷史介紹:濟安橋
亦為大正十五年(西元1926年)左右,與『太平橋』同時建造,拱形的橋主要以石頭或紅磚為材料,造型相當的古樸典雅,而濟安橋因為造型之故又稱為「翹龜橋」,橋的兩端橋柱柱頂收頭的十四面體造型,相當典雅可愛。
 
▲ 濟安橋橫跨潺潺小溪的全景
 
▲ 橋墩石碑上的『濟安橋』還有上頭的十三面柱頭(很少看到這樣的)
 
▲ 就是這個角度,十年的光景可以帶來截然不同的感受,或許十年之後再來又會是種不同的滋味
 
▲ 順著小溪再往前走,可以騎行的路況就要暫停,準備進入古道最有體驗的一段路
 
在石板路末端就是緊接著山徑,進入山徑後就是大小不一組成的山林野道,或許是昨日還下著大雨的關係,除了較為潮溼的石塊外,也還有涓涓水流所潤溼的泥巴路,不過整體路況都算不錯,有石塊、有泥徑,但大緻上都算平垣好走,其實古道山徑就是這樣的感覺,
眼睛看,四周全是低海拔的雜木林,充滿著各種不同的植物,不管是往上看還是低頭瞧,都能找到一些些驚喜;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落在山徑間,忽明忽暗,更顯得生氣蓬勃。耳裡聽到的除了蟲鳴鳥叫外,還有點潺潺流水的清脆聲音,不同聲音的交錯如同森林的交響樂一般,讓人浸淫在自然的芬多精之中,即使是牽著車不是很好走,但心情就是會快活許多(其實是還沒操到,還好閒情雅緻,等到累屬人的時候,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 鮮黃的小花遍佈在泥徑上,和灑落在柏油路上感覺真的不同,就會讓人忍不住停下腳步來作一下記錄
 
▲ 偶爾,除了泥徑上,石頭上、綠葉旁也會有,這樣的組合也會讓人覺得感到驚喜
 
▲ 雖然這個時間已經沒了桐花白雪,但滿是遍地黃金雨也是可以讓人感到很興奮
 
▲ 一開始我還不知道這是什麼樹的小花,後來才得知原來這是相思樹的黃色小發
 
▲ 沿途中都會有短短的棧橋,而這瓶水也是橋下所現取的,至於能不能喝,那就看你心臟夠不夠不顆了
 
▲ 偶爾會有斷木阻檔去路,不過沒關係不成大礙,單車嘛,小小的給它扛一下就搞定了
 
▲ 有時候,視線不要一直都往前看,試試其它的角度,可能會發現一些不同的驚喜
 
▲ 陽光灑落在巨大的石塊下,苔蘚植物更顯得青脆動人,所以小黑就來拍一張吧
 
牽車往前進,眼前的視線慢慢的出現不同於自然的景象,看到的是印象中熟悉的石階(TONY旅紀中記錄的重點之一)。
用心看,會發現這裡的石階不同於現代工法的石階,除了非踩踏面的地方佈滿青苔外,這裡用來鋪設石階的石塊大小不一、形狀不一,但卻都很有規律的將踩踏的那一面鋪設的高度相近,段差相近,讓過往的旅人在行走時能夠走的更輕鬆,更安全(不相信,試著走一段鋪設面高低不一、段差有明顯差異的就知道了)。而且每一階幾乎都由三塊石頭所組成,中間的比較大比較寬,二側的的比較小,會用這種工法應該也是要讓走這段路的人更好走。
在歷經了數十年後,先不論其中到底整修了多少次,但這些石階那被磨到光滑的表面,那種古樸滄桑的感覺,似乎刻劃著許許多多人的在這裡的歷程,而這應該令人為之感動的地方。
 
剛開始看到這些石階時總是很興奮,趕緊用相機作記錄,一下牽著車、一下往上望、一下往上後再往下拍,用不同的角度來欣賞這件歷史的工藝品,總覺得能夠看到這樣古樸的石階真的是很棒的一件事。但隨著石階的長度愈來愈長,其坡度也愈來愈陡時,相對的這樣欣喜的感覺就愈來愈少,因為這種石階很難推車向前,用扛車的方式前進還比較簡單,但扛車上階梯走沒幾步路就喘的要死,喘得要死就得停下來休息,停下來休息又不願空著,所以就扛車、上階、大喘、休息、扛車、上階、大喘、休息、扛車、上階、大喘、休息,一直循還,一直不停向上走,一直到看到二根水泥柱才算結束這段爬石階的路。
 
▲ 這是古道第一段看到的石階,不長,就是這麼幾階,小扛一下就過了
 
▲ 轉個彎之後,才會發現這個才是真正的石階,往上望,階梯向上延伸看不到底ㄚ
 
▲ 換個角度從上往下拍,看看會不會有不一樣的感覺(我想,就算是反向,我也是只能一路牽的下去)
 
▲ 石階順著山勢蜿蜒一路向上,有些路段的坡度還算是滿陡的
 
▲ 石階,很長;看了,很痛;不看,更苦
 
▲ 很明顯的就可以看到石階鋪設的工法,在這麼久遠的年代,在物資缺代的年代,能有這樣的道路實屬不易
 
一路向上在快要接近舊崗哨時,耳裡傳來的是陣陣的引擎聲,一時之間還以為自己扛車爬石階爬到精神錯亂,但愈往上那引擎聲則愈來愈清楚,心裡難不成有好心的山友帶著割草機在整理這段古道的路況嗎?直到鞍部的舊崗哨後環視四周,卻空無一人,但那引擎聲卻是更明顯,隱約中還聽得行交談的耳語聲,一時還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後來才想到地理位置。查了一下GPS的地圖,原來這裡已經是慈湖管制區的範圍了,而聽到的引擎聲應該就是後慈湖的工作人員在整理環境的聲音,確認之後就安心多了。
 
上到舊崗哨之後,一直在想好像少了些什麼,拿出筆記本之後才想到之前在參閱TONY的旅記時,在上舊崗哨(石階)之前應該還有個『阿母伯柑仔店』的遺址,但一路上也沒看到,其中或許有經過,但回想起來實在是沒什麼印象,一度還想回去找找看,但想到那陡上的石階,還是決定改天不用扛車時再用走的方式來找上一回好了。
 
舊崗哨前方有一塊不算小的腹地,最起碼可以容納十餘人在此休息(用餐、煮水吃泡麵都沒問頭),也有幾張枕木作的椅子可以坐,在此吃著老媽的愛心早餐,一邊吃一邊找待會要行進的方向,在舊崗哨旁有一指示牌,標明白石山的方向;而在廢崗哨前方的腹地另一側則有一道明顯的路徑,並有一個『體能訓練路線』的指標,老實說,不知是否剛才爬坡爬到腦袋缺氧,真的沒想那麼多,直覺的應該要往明顯的路徑前進,就在休息完畢後,牽著就往『體能訓練路線』指標的方向前進了。
 
歷史介紹:舊崗哨
整個溪洲山脈,在清朝「開山撫番」至日據時代前期,在山脈的稜線都設有「隘勇線」,是平地和山地的分界之一,直到後來泰雅族原住民被迫遷移到復興鄉山區。現今已無法看到過往的遺跡,不過此處在光復(戰)後成為慈湖陵管處的軍事管制區而設崗哨,現已撤哨只留下舊哨所一間。
 
▲ 戒嚴時期的舊崗哨,現已人去樓空,只剩廢除的雜物在其中
 
▲ 由此可上白石山,至於那個85分嘛?!參考看看就好
 
▲ 體能訓練路線,這個對我這種死肉腳應該蠻有鍛練效果
 
▲ 一顆巨大的倒木,下半部的軀幹已經快蛀蝕光光了,只剩下一小部份在用力支撐
 
沿著山徑一路前進,左側是一根根的水泥柱,水泥柱之間則是有尖剌的的鐵絲在纏繞著,從水泥柱上方一路勾往地面上,形成一道透明但又有實質作用的界欄,似乎是在防止有心人的進入。而在這道透明的界欄的另一側就是慈湖管制區,而這道圍牆就是沿著陵線一直往前延伸的,一直到道路的盡頭。山徑的右側每隔一小段就是有一個冒出地面的水泥柱,作用和林務局的保安林界功能相差不多,只是水泥柱上頭寫的是『賓館地界』,這應該也是那個年代下的產物,若非,怎麼會有這麼敏感、這麼有宣示意味的物品出現。
 
▲ 有著隱形結界的水泥柱,倘若在那個年代擅自闖入另一道牆,可能就自此人間消失吧~
 
▲ 二柱之間的另一側已成荒煙漫草,但若非外星人,有著特別的智慧與體能,相信也沒人想逕行進入
 
▲ 那鐵絲網上尖尖的尖剌就像24小時值勤的衛兵,讓人不敢輕易的跨越雷池一步(看起來就粉可怕ㄋ)
 
▲ 第一個遇到的『賓館地界』水泥地標(『賓』字有點模糊不清了)
 
▲ 隔一段路之後又有相同的界標(這次的『賓館地界』水泥地標字樣都粉清晰)
 
▲ 又有一個,其實後段一直陸陸續續都有,看有沒有人這麼閒,數看看到底有幾支界標
 
▲ 途中有一段路要下落差,高差約二十公尺,坡度算蠻陡峭的,而且地面又溼滑,還好有拉繩可以協助上下,不然帶上一台車要過這個落差可就要頭粉大了。這時心裡還在想還好不是從白石湖的方向過來,不然要扛車上這段大落差可能就會搞屬人了,熟不知這個惡夢最後還是成真。
 
一路沿著圍籬與界標前進,然後下了大落差,再往前進遇到了叉路,在叉路前的空地稍稍欣賞相思樹的黃金雨,並在此稍作休息。
休息的時候看著叉路旁的指標,一個方向指著『三層社區』;一個方向指著『慈湖停車場』,左尋右找就是沒有『打鐵寮古道』的指標,心想怎麼會這樣,難道我又迷路了嗎?趕緊查看GPS的地圖,一看之下,才知道自己真的是走錯方向了。
 
原來之前在搜索地圖時,電腦上地圖顯示的方式是以正北為顯示畫面的上方,所以在地圖判讀是往東方前進;而GPS是以行進的航向為畫面的上方,一時疏忽未能判讀行進的方向,以致自己一直以為是往東方的方向前進。而且除此之外,若是自己再注意一點,就會記得打鐵寮古道在慈湖管制區的北側(地理位置),若由三層地區進入後接觸到慈湖後應該是要往東方前進,此時慈湖應該會是在行進方向的右側,而非左側,若是當初有用心一點,就不會多走這麼多的冤枉路了。
 
確認目前行進的路線有差異後,一度曾萌生念頭乾脆把今日的行程改成從慈湖停車場結束好了,因為實在是不想再上那一段二十公尺的陡峭落差(下來就搞死人,上去就更累),但後來想一想,或許是客家人的硬頸,也不想因為這樣就改變既有的行程,最後硬著頭皮沿著原路回到了舊崗哨。
 
▲ 向前是上草嶺山的路徑,右前方可以轉回慈湖,若非這個叉路(滿地盡是黃金雨)讓我遲疑,我這個呆子可能會在上了草嶺山後才會發現自己走錯路了。
 
回到了舊崗哨,再找了一下行進的方向與路徑,最後才確認哨所旁那道不起眼的木棧道才是打鐵寮古道行進的路線。
 
▲ 在迷路之後,看到往白石山的指標,才熊熊想到之前在搜索資料時,有看到一篇『打鐵寮古道順登白石山』的文章,至此仍不敢確認正確的路線,只能且戰且走,若是真的又走錯了,大不了就沿原路折返回家了。(拿出筆記才想起打鐵寮古道後段還有一座東興橋的遺跡,所以方向應該是沒錯才是)
 
▲ 陡上的階梯,坡度與石階相仿,但不知為何沒有繼續採石塊的方式鋪設
 
▲ 這麼陡的坡度,牽車也不見的好牽,扛車還比較容易前進,只是真的粉累,爬沒幾公尺就要停下來喘大氣
 
▲ 人客ㄚ,這種地方適合騎車嗎?(那是當然的,騎DH衝下去的時候就知道粉爽了~)
 
▲ 又一個轉角,依樣沒有打鐵寮古道的指標,只能依白石山的方向前進
 
一路向上之後,這時的路徑已經是在後慈湖的山腰上,由於雜木叢生沒有比較好的展望,只能在山徑的某一小段看到後慈湖的一小段,感覺起來好像是特別高繞一樣,其中有一塊說文解字的解說牌,稱這一段為龍過脈,只是解說牌可能因為使用年限已久,只剩左半部,還好之前在搜索資料時,有找到這一塊解說牌的完整相片,所以將解說牌上的文字截錄於照片下方,供有興趣的伙伴參考。
 
歷史介紹:龍過脈
亦稱為葫蘆坑,是風水中像是葫蘆的頸部一般,據說是大溪的風水所在。
這段古道宛若龍盤繞行蜿蜒於山腰,被稱做「龍過脈」。這裡通過後慈湖附近,在山腰某處,可穿過林葉之間,可瞥見後慈湖的湖面一景,在戒嚴時期這裡是為高度軍事管制區,但現已無軍事用途,而是提供了民眾另ㄧ個尋幽休憩的後花園。
 
▲ 標示牌說文解字:
古道近後慈湖需通過蜿蜒小徑,此段路段似乎如龍盤踞整座山脈之線條,易如巨龍栩栩如生,低飛繞過山林。其因慈湖分前後兩湖,兩者間有小溪相銜接,後湖緊鄰溪州山脈,起伏之峰巒宛如蛟龍,山容雄偉盎然。
慈湖又有「近龍湖」支稱,漫步古道上則可感受似乎蛟龍盤踞山脈。
 
▲ 透過林葉之間的空隙,瞥見後慈湖的湖面一景。
 
▲ 開始陡下,可以利用拉繩作輔助然後慢慢的下,不然帶上一台車又要下這麼陡的階梯可不是件好玩的事
 
▲ 途中又睹見黃金雨,忍不住又停下來作記錄
 
▲ 黃褐色的路面、綠色的青苔、金色的小黃花,還有黑抹抹的小黑,這畫面真是好看
 
▲ 登山車上的巧克力胎,有泥土、有小花,這才對得起它應該有的價值
 
▲ 往前一段,沒有金色的小黃花,取而代之的是橙色的小花
 
▲ 而這就是橙色小花原有的模樣(千萬不要問我這是什麼植物,因為我不知道)
 
▲ 偶爾,輪胎旁的苔蘚植物也很值得停下腳步慢慢觀察(尤其是無法快速移動時)
 
▲ 下了階梯,終於結束了慢慢牽車的時間(應該可以騎車了吧?)
 
沿著階梯緩緩而下,就是慢慢聽到白石埤支流的水聲,溪流潺潺流水緩流向右側(後慈湖),而溪畔亦有一道小徑,被綠色的鐵欄柵圍住,柵欄前方的警示牌還寫著『軍事重地 嚴禁闖入』的字樣。走到柵欄前,大門深鎖,但柵欄旁亦有一道幽幽小小徑可以從側邊進入,不過這裡已屬於後慈湖管制區的範圍內,既然有明示,非必要還是乖乖的在門外看看就好。
 
柵欄內有平緩的小徑,一直向前延伸至視線消失處,如同TONY的旅記裡猜測,柵欄內的小徑或許才是昔日的打鐵寮古道路徑,不然在過了廢崗哨之一又怎會費盡氣力再上陡上彎蜒的山脈呢?而且路徑的形態也都有極大不同的感覺。這些意測蘇是否正確,就交由歷史來定位了。
 
▲ 若是在戒嚴時期,警示牌上的文字不知是否會改為『蔣家軍事重地,擅進格殺無論』
 
▲ 看到那綠色的警示牌,只覺得這該不會是所謂的『保護色』吧?
 
▲ 白石埤支流,流向石側的後慈湖
 
▲ 看到這樣的路況,不上馬一騎,怎麼對得起自己呢?
 
▲ 溪流的水量可能不大,溪流中都能長出植物,蠻特別的
 
▲ 又開始有石階,古道的味道似乎又回來了(當然,下馬牽車吧)
 
▲ 走上一段,會有巨石阻擋去路,此時需小心牽車踏石而過(注意立足點,不然馬上就會進入涉溪步驟了)
 
▲ 用清澈的溪水來稍稍洗去輪胎上的泥巴(雖然很不甘願,畢竟輪胎上有泥巴才有off road的感覺)
 
▲ 就是這一段古道在陸路的部份會稍稍中斷一下,但很快的就可通過
 
▲ 綠意盎然的景緻還有涓涓流水,這樣的風景不禁讓人直接想到桶后越嶺前段的溪流,雖然目前桶后林道管制中,或許改天可以從小礁溪側用步行的方式走上一回(雖然走了二遍,但還是很想再去一遍)
 
順著溪流左側的路徑一直往前行,就這樣一直走一直走,直又看到了標示牌才停下來,這次停的地方是一座木橋,而木橋橋頭的標示牌又指的是白石山,心想我真的是要往白石山走上一回嗎?印象中好像不是這麼走的。
 
又仔細看了GPS的地圖,現在所在位置確認是往白石山的方向的路徑上,但打鐵寮古道卻在剛才踏石而過不久就應該涉溪轉往白石埤支流的南側才對。所以,我這個呆子又走錯路了,再看了一下GPS上的地圖,似乎有條路徑可以連結回打鐵寮古道,概約找到了連結道的入口,卻是雜草叢生,沒有很明顯的路徑,感覺似乎已經很久沒人走過的樣子。心想這麼冒險也不是件好事,所以就在木橋這裡稍作一點記錄,依著GPS的路線又沿著原本的路徑回到了剛才走過的路,找到涉溪的的地點,確認有路徑可以繼續走的時候,帶著單車一起往下一段路前進。
 
▲ 除非是要玩打鐵寮順登白石山,不然,當你看到這樣指示牌的時候,就是表示『走錯路』了~
 
▲ 木橋這裡有豐沛的水源,豐富的生態,若以登山健行的方式來訪,這裡的確是個很棒的地方
 
▲ 木橋過左側方向通往白石山,右側可連回打鐵寮古道,但路徑不明顯,若非有十成把握,可別輕易冒險
 
返回原古道涉溪處時,一直在想為何又會走錯,第一次走錯是因為路徑標示不明,第二次走錯是完全沒有標示。由於這一段的古道是沿著溪畔修築,在應該涉溪處並未有明顯的指示方向,而且路徑也還能夠一直持續的向前行進,若非有GPS進行定位,即使是在這麼大眾化的登山路線裡,還是會有迷路的可能。
還好,事前功課作的足,設備也尚稱夠,不然的話,運氣好這篇文章可能就會變成『帶著單車走打鐵寮順登白石山的呆子』;運氣不好就可能什麼都看不到了。
 
▲ 這是要涉溪的地點,沒有指標,沒有明顯的路徑,說真的一不注意,很容易就錯過了
 
▲ 看好行進的路線準備過溪,運用得宜,單車就會成為協助過溪的最佳工具
 
▲ 過了溪之後,在古道旁有一塊巨大的岩塊,仔細看會發現許多耐人尋味的事情
 
▲ 巨岩上有明顯的文字,看了老半天還是不知道什麼意思
 
▲ 而這種鑿痕(長扁型而且深度很深)也不像自然風化形成,不知道有什麼作用
 
▲ 淡淡的文字,看來要找吸瓶與保潔一行人討論才會知道這些外星人的知識了
 
之前在查詢資料時,雖然未載明打鐵寮古道的長度,但大部份的幾乎都是二個小時左右就結束行程,而原本預估這樣的行程應該只要二個半小時就可以結束,若是依原訂行程,應該在中午前就可以結束打鐵寮古道的行程,所以就沒準備任何吃的東西。
 
但是卻沒料想到從早上九點左右開始進入打鐵寮古道,因為走錯路的關係,多花了這麼多時間也耗費了這麼多體力,到現在已經三個多小時了,還沒結束打鐵寮古道的行程,原本就有點扭傷的右肩,在一路的扛車之下,右肩早已疼痛不已,而雙腳也因為荷重(扛單車)的關係,也開始有抽痛的感覺。
 
突然覺得三鐵的名稱會有個不同方式的解釋,在強列的操勞下,就變成了『鐵手』、『鐵腳』、『鐵屁股』三鐵,當然這只是好笑的想法,偶爾笑笑也挺有趣的。
走了今天幾乎都在扛車的行程,不禁想起哈盆越嶺前段、觀霧巨木群步道的路況,之前一直所擔心扛車的顧慮,原來是不需要擔心的,畢竟那二個行程再怎麼樣也沒有今天來的操,所以下回當再來準備那樣的行程時,就可以放心的準備騎車+扛車了。
 
不過,從進入打鐵寮古道至今,在這一段路上還沒有碰到任何人,這似乎也意謂著在非假日時,這裡根本不會有人來。所以就算再餓再累,也要專心集中精神不可輕乎,不然要是真有個什麼樣的閃失,那可能就得等到有人經過才會發現了。
 
▲ 肚子好餓,沒辦法,只好把背包裡僅存的一點點糖果拿來果腹,不然就快餓扁了(要我減肥也不是這樣啊~)
 
▲ 石階,雖然又要爬,但最起碼是回到打鐵寮古道的路徑上,心裡會安心一點
 
▲ 喘口氣,休息一下,就算不是扛車,推車上山也是粉累的
 
▲ 好心山友所作的警示牌
 
▲ 因為路基就剩這麼一點(寬度約三十公分),一旁就是十餘米深的溪谷,這可不能隨便開玩笑
 
歷史介紹:東興橋
東興橋的位置在後慈湖和白石山、白石埤之間。考究其建造日期亦為日據大正年間(大正15年,1926年)所建造的雙拱石砌橋。據說那是在缺乏水泥原料的時代,先人用紅糖、石灰加上糯米作為粘著劑,堆砌而成的拱橋,所以又稱為糯米橋。
是打鐵寮古道三座古橋中不曾整修保持最完整的一座古橋,。
陰濕的環境,使得橋面往往附生了各種蕨類和陰濕植物,而橋下的草嶺溪雖然河道很窄,卻有小型的「壺穴」、瀑布、曲流等地形,是大自然天成的地理教室。
 
▲ 終於,到了東興橋,看到東興橋也確認自己再也沒有走錯路,今天可以平安回家了。
 
▲ 東興橋,是座『雙拱』、『石砌』、『糯米橋』,保存狀況很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