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圓的律動,用心靈去感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並用光與影的對立遊戲,繪出一幅專屬自我的心靈地圖。
  • 504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0-09-26 霞喀羅古道單騎越嶺 Patr 5【回歸平淡】



上一篇 
2010-09-26_霞喀羅古道單騎越嶺 Patr 4【失落的世界】


從早上九點開始,自古道的另一端進入,在經過了九個半小時的騎車、推車、扛車、拆車之後,
終於在黑夜來臨前的五點半之前,抵達了養老段的入山口,完成22K的古道越嶺行程。


到了養老入山口,手機的訊號才比較完整,趕緊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並且找人支援,
因為時間的關係,備份計劃早在貪圖山林美景及一路扛車的過程中自動啟動了,
反正就最重要的古道越嶺行程已經完成,至於原先計畫的『霞喀羅古道越嶺大滿貫』行程嘛?
在平安回家為前提下,且考慮到夜行山路的安全性及體力狀況下,下回有機會再來吧~


與家人相約在秀巒的控溪吊橋附近會合後,就起身往秀巒的方向前進了,
還好,天還沒黑,還可以在灰暗的天色下沿著部落的產業道路回到竹60縣道,
在過了六點之後,眼前的視線逐漸縮減,很快的,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天就已經暗了下來,
還好在完全天黑前,以完成自我挑戰賽的姿態,快速通過檢查哨的大門。


抵達秀巒檢查哨之後,慢慢的將車滑向熟悉的地方,在野溪溫泉旁的涼亭稍作休息,
在抵達秀巒之前,即使再累,精神與體力還是保持緊繃的狀態,絲毫不敢懈怠,
不過一回到了熟悉的地方,雖然還是位處山區部落,但那不安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
在身心靈都放鬆之後,其實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作,只希望能好好的休息一下,
若是可以的話,還真的想像早上一樣,不顧一切倒在馬路上再小睡片刻。


夜裡,二位部落裡的年輕人過來與我聊天,話說今天的行程與古道裡的路況,
部落青年表示,以他們的腳程,若是清早自石鹿端出發,大概中午就回到養老了,
聽完之後,只能用佩服二字形容,畢竟擅於登山健行者,此腳力應該是可以辨得到,
不過要是從清泉經古道至秀巒,要在一日之內完成,恐怕就只有單騎的方式可以達成了。


與二位部落青年愈聊愈起勁,乾脆到部落裡的『干嘛惦』買了幾罐的台灣米露解渴,
黃湯下肚,聊的更開了,從內灣到司馬庫斯,甚至連翻過山頭的清泉都聊到了,
真的是有點欲罷不能,還好米露喝的不多,不然再這樣下去就真的沒完沒了。
不過,還好有這二位陪我聊天,幫我消磨了不少的等待時間。


夜裡,一個人帶著小黑在控溪吊橋前的叉路口等待,也回想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雖然對於沒能完成當初的既定計劃感到可惜,但還是完成了完整的古道越嶺行程。


再想到失而復得的相機更是感概,若是沒出意外的話,應該能帶回更多的相片記錄。
但就在這個時候,腦中突然間閃過一個念頭,若是相機沒有掉下去的話,
會不會因為用相機掫取山中的景緻而延誤該有的行程,最後真的滯留山中呢?


想到這裡,心裡的感覺又變得不一樣,原本沮喪的心在這瞬間有了變化,
或許是山神有聽到我誠心的祈禱,希望我能平安回家,但卻無法用正常的管道通知我,
只好用這種方式傳達,要我不要為了美麗的山景而危害到自身的安全,
果然是有拜有保祐,對大自然還是保持一顆敬重的心比較妥當。


望著夜空,山的棱線依稀可辨,慢慢的,許久未見的月娘也出來與我相會,
就在這寧靜的山區裡,一個人靜靜的享受夏末秋初的最後夜晚。


雖然今天越嶺的行程著實的讓我吃盡了苦頭,但對於這裡美景的嚮往卻不會因此而消褪,
再過幾個月,當寒流來襲,讓馬鞍的山頭上換上一襲紅黃綠相間的外衣時,
我將秉持『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事物上』的原則,再與霞喀羅來一場美麗的約會。


家裡的車來了,拆車上車,拖著滿足但疲備的身軀回到溫暖的家,完成了今日古道越嶺的行程。


₪₪₪₪₪₪₪₪₪₪₪₪₪₪₪₪₪₪₪₪₪₪₪₪₪₪₪₪₪₪₪₪₪₪₪₪₪₪₪₪₪₪₪₪₪₪₪₪₪₪₪₪₪₪



▲ 霞喀羅古道路線圖(相關位置依本次行進路線查詢繪出)


另外找到的網站(Google Earth 3D地形重撥),已將本次霞喀羅越嶺的路線放入,
有興趣的人可以由電腦模擬器的帶領,來一趟神遊霞喀羅古道之旅。
連結如下:
20100926-霞喀羅古道越嶺(記得按下空照圖左下方的『Fly』)


₪₪₪₪₪₪₪₪₪₪₪₪₪₪₪₪₪₪₪₪₪₪₪₪₪₪₪₪₪₪₪₪₪₪₪₪₪₪₪₪₪₪₪₪₪₪₪₪₪₪₪₪₪₪


旅圖成員:
  Ben + 小黑二號


路線規劃概記:
  平鎮 → 龍潭 → 竹東 → 五峰 → 清泉 → 石鹿 → 霞喀羅古道 → 養老 → 秀巒 →
  坐車回家


行程概記:  

  23:00  H 0170 M 平鎮出發
  23:20  H 0242 M 龍潭(葉發苞怪屋)
  23:56  H 0148 M 台三線&118縣道交叉口(羅馬公路入口)
  00:26  H 0221 M 台三線&120縣道交叉口(合興車站)
  00:43  H 0145 M 台三線&122縣道交叉口(竹東市區)
  02:07  H 0348 M 五峰部落
  03:00  H 0595 M 桃山隧道
  03:25  H 0559 M 清泉部落(抵達)
  04:15  H 0548 M 清泉部落泡腳池(休息完出發)
  05:06  H 0875 M 清石林道(躺在馬路上睡覺)
  05:26  H 0875 M 清石林道(小憩片刻後啟程)
  06:05  H 1060 M 民生部落
  07:25  H 1344 M 清石林道叉路口
  08:01  H 1511 M 石鹿部落(石板路入口)
  08:45  H 1668 M 霞喀羅古道石鹿段入口
  09:16  H 1734 M 霞喀羅古道1K里程碑
  09:32  H 1749 M 田村台
  09:41  H 1761 M 霞喀羅古道2K里程碑
  11:05  H 2004 M 鞍部
  11:11  H 2009 M 霞喀羅古道3K里程碑
  11:13  H 2008 M 霞喀羅大山登山口
  11:50  H 2028 M 霞喀羅古道4K里程碑
  11:56  H 2035 M 真正的鞍部
  12:17  H 2055 M 霞喀羅古道5K里程碑
  12:29  H 1982 M 霞喀羅古道6K里程碑
  12:33  H 1932 M 楢山駐在所遺址
  12:44  H 1915 M 霞喀羅古道7K里程碑
  12:57  H 1796 M 霞喀羅古道8K里程碑
  13:05  H 1744 M 霞喀羅古道9K里程碑
  13:50  H 1695 M 霞喀羅古道10K里程碑
  13:51  H 1694 M 朝日駐在所遺址
  14:00  H 1688 M 霞喀羅吊橋
  14:18  H 1604 M 白石駐在所
  14:28  H 1578 M 霞喀羅古道12K里程碑
  14:46  H 1374 M 霞喀羅古道13K里程碑(後段就不想拍里程碑了)
  14:50  H 1361 M 白石吊橋
  15:12  H 1309 M 二段式天梯
  15:45  H 1321 M 難爬的小崩塌(上回楓香行的終點)
  16:43  H 1425 M 馬鞍駐在所遺址
  17:23  H 1289 M 霞喀羅古道養老段入口
  18:16  H 0859 M 秀巒檢查哨
  20:48  H 0860 M 秀巒部落(離開結束今日行程)
  21:34  H 1430 M 宇老派出所(坐車完全沒感覺)
  21:58  H 0257 M 內灣鬧區(坐車完全沒感覺)
  22:38  H 0171 M 回到溫暖的家(阿母,我回來了)

本日里程概記:106KM(on road 81KM;off road 25KM)
以上高度值為由GARMIN COLORADO 400T內建的高度計查詢,僅提供有興趣的朋友參考


₪₪₪₪₪₪₪₪₪₪₪₪₪₪₪₪₪₪₪₪₪₪₪₪₪₪₪₪₪₪₪₪₪₪₪₪₪₪₪₪₪₪₪₪₪₪₪₪₪₪₪₪₪₪


補充資料:(集結網路資料後彙整成系統性資訊)


霞喀羅古道簡介


『霞喀羅(Syakaro)』,是一座山、一條溪、一支泰雅部族的名字。
Syakaro一詞,在泰雅族語是『烏心石』的意思,
因為這片頭前溪的上游流域盛產這種材質堅硬的樹木,
約在250年前有一支泰雅族人從尖石鄉遷入當地,
便以此為棲身之地,並用來為部族命名。


霞喀羅國家步道,全長約22-24k,位在新竹縣南端,被稱為後山的區域,
蜿蜓在霞喀羅大山(石鹿大山)北端的林間谷地中,橫跨尖石鄉與五峰鄉。


霞喀羅國家步道,並非新開闢的步道,而是依循日治時期『鹿場連嶺古道系統』中,
『霞喀羅警備道路』與『薩克亞金警備道路』路線規劃而成。
約在兩百五十年前,原來居住新竹縣尖石鄉的泰雅族『基納吉群』中,
有一分支向西遷徙進入這片區域,自成『霞喀羅群』。
這兩個具有兄弟關係的部族之間來往仍頻繁,於是踏出了這一條『社路』,
不僅穿越了兩部族的獵場,也具有雙方訪親、行獵以及攻守支援等用途。


日治時期,因為日本軍警與泰雅族不斷發生衝突,日本政府便從西元一九二○年起,
正式開闢五峰到石鹿的霞喀羅,以及石鹿到秀巒的薩克亞金兩條警備道路,
並在沿線建造十多個駐在所與多座砲台,鎮壓強悍的泰雅族人。
也因為當時要便於運送物資與砲車行進,使得步道修築的很少起伏,.
而且完全沒有階梯,幾乎是沿著等高線前進。


現今隱沒在荒煙漫草間的駐在所,由於年久失修,多是僅剩土牆、砲台遺址,
唯一一座保有廳舍建築外觀的白石駐在所,其實是在六○年代改建的。


古道專家楊南郡提醒說若想找尋駐在所蹤跡,可留意何處有櫻花樹,
因為日本軍警會在所前栽植櫻花,以表達對本國的思念。
另外,為了便於監視,駐在所通常設在三面沒有遮蔽的地點。
其駐在所建築方式,是以厚達50公分的夯土為牆,外覆木板、內抹石灰,
是『霞喀羅國家步道系統』獨特的建築。


根據調查研究,這條步道堪稱國內所有古道中,駐在所密度最高的一條,
平均四‧二公里便設有一座,由此日治時期為鎮壓高山地區原住民,
所駐守的警力可知泰雅族人『抗日力量J之強烈。


目前雖然多成廢墟,不過在小林、田村台、楢山(青山)、朝日、石楠、
薩克亞金(白石)、馬鞍等7個駐在所遺址,仍可看出昔日駐在所的規模。
霞喀羅古道,東 端是尖石鄉秀巒村,西端則是在五峰鄉的清泉部落,兩地都是以野溪溫泉聞名,
而霞喀羅國家步道,東起養老登山口、西抵石鹿登山口,兩端都可以從部落開車循產業道路抵達。


沿途景觀秀麗,整條步道可以在兩端觀察到人工林:
西段為柳杉、東段則是楓香與桂竹林,而中段則保留了天然林景致,
主要由殼斗科、台灣胡桃等樹種所構成。
粟園的桂竹林與馬鞍的楓香林,尤其迷人,讓人忍不住駐足流連。
沿途可發現廢棄的香菇寮,因為楓香樹幹適合做成培養香菇的段木材料,
據說這片美麗的楓香林,可能是被人栽植,、而後茂密成林。


步道全線位在海拔2,234m霞喀羅大山(石鹿大山)的北鞍,這座山除了是兩 支泰雅族群的獵場分界,
同時是東邊的薩克亞金溪與西邊的霞喀羅溪兩流域的分水嶺,
步道東段可說是沿著薩克亞金溪的山腰而行,也因此沿途不時遇見山澗與瀑布景觀。


既然有瀑布,當然就有吊橋囉!
從養老登山口開始,緩緩上坡到粟園,再經過一小時的路程,抵達馬鞍,
從馬鞍開始緩緩下坡,再經過一個小時,渡過一座小吊橋後,
隨著越來越響的水聲,白石吊橋 就在不遠處。
白石吊橋建於日本大正十年,距今有八十多年的歷史,橋長一百四十五公尺,落差九十公尺。
橫跨薩克亞金溪,兩岸峭壁燐的,俯瞰湍急溪水,在巨大岩石間激起白色水花,景象壯觀具震撼力。
不過,這座吊橋實在又長又高,想觀賞深谷景致,
得在搖晃幅度最大的中段停留且往下看,是全程中最考驗心臟強度的經歷。


₪₪₪₪₪₪₪₪₪₪₪₪₪₪₪₪₪₪₪₪₪₪₪₪₪₪₪₪₪₪₪₪₪₪₪₪₪₪₪₪₪₪₪₪₪₪₪₪₪₪₪₪₪₪


霞喀羅國家步道歷史沿革


霞喀羅國家步道由『霞喀羅警備道路』與『薩克亞金警備道路』兩條古道所構成,
這一條歷史步道,原是貫穿新竹縣尖石鄉泰雅族『基納吉群』,
與五峰鄉泰雅族『霞喀羅群』兩大族群領域的警備路。
基納吉群與霞喀羅群,原本就有深厚的血緣與姻親關係,
在對抗其他族群方面,也有戰略上的攻守同盟關係。
因此,雖然兩族群領域間,有高達二千公尺以上的霞喀羅大山南北向主稜分隔,
其間仍有通道作為訪親、行獵、攻守支援之用。


這個地域在清末以前,由於位於深山,與外界幾乎完全隔絕,
僅在其出草時,凶悍的作風,震懾了官方與漢人移民(當時稱為『石加祿番』與『京孩兒番』)。
唯一的文獻記錄是劉銘傳光緒十三年|月的奏摺:
『道員林朝棟、守備鄭有勤開通新竹石加祿、京孩兒七十里。』
這一條隘路,目前在松本後方,民都有山稜線下方以及霞喀羅神社後方,仍可找到一點痕跡。


日治時代,從明治末年到大正初年(西元1910年~1921年),日本軍警與此區泰雅族爭戰不斷。
為便利行軍,日本官方修築原住民原有小徑,成為軍事道路。
由於道路翻越霞喀羅大山北鞍,當時稱為『霞喀羅大山越嶺道』,這個名稱至今仍可適用。
當時的道路是由五峰鄉白蘭(Paskoaran),經井上溫泉(清泉)直上民都有山稜線,
稱作『霞喀羅隘勇路』或『霞喀羅突出線』(白蘭~石鹿,1913年)。
另外,在尖石鄉方面,則由泰亞崗(Taiyakan)起,開鑿了『泰亞崗、哈嘎(Haga)道路』
(1918年),以及『哈嘎、塔拉卡斯(Terakkas,粟園)道路』(1920年)。
大正年代的『大討伐時期』(1913年~1921年),日本官方把這些道路總稱為『蕃地膺懲道路』,
意思是這些道路,是專用於『討伐凶蕃』的軍事用途。


經過大正6年5月的霞喀羅事件,與大正9年3月的第二次霞喀羅事件,
被征討的霞喀羅四社社眾,少部分投靠基納吉群族親,
但是大部分避居於南方的馬達拉溪與北坑溪兩岸山坡地。(由頭前溪流域進入大安溪流域),
但是為了生活,仍偷偷潛回舊社與原有耕地。
大正10年,新竹州出動大批警力,利用不同族群的仇恨與矛盾,動員他族原住民圍攻霞喀羅族群,
戰場包括霞喀羅溪與北坑溪流域。而避居馬達拉溪的霞喀羅社眾,則因缺乏糧食而變得衰弱。


此時,日本警方趁著圍剿有成的時機,出動一支213人的『警察搜索隊』,
以及動員隘勇線內的泰雅族,正式開鑿『霞喀羅大山越嶺道』,
以控溪警戒所北側的荻 分遣所為起點,沿著薩克亞金溪東岸上溯,
然後翻過霞喀羅大山北鞍,順著霞喀羅溪北岸山腰,
下至『霞喀羅突出線』(原膺懲道路,舊隘路)的起嶺點,井上分遣所。
這一條路於大正11年3月完工時,已延長到桃山警戒所,
全長13日里24町(53.6公里)。當時稱為『荻?、桃山道路』。
之後,再延長到上坪,改稱為『荻?、上坪道路』。
荻?分遣所於大正13年改為駐在所,但於次年就撤消,
所以進入昭和年代以後,本線北端起點改為控溪。
昭和年代以後,日本警方已能完全控制此地區,
這一條景緻優美的山徑變成熱門的健行道路,
也正式命名為『霞喀羅、薩克亞金警備道路』。


昭和10年(1935年),台灣總督府警務局,
公布『霞喀羅、薩克亞金警備道路』全線的駐在所區間里程如下:(單位:公里)
十八兒(五峰) 7.0 西熬(茅圃) 3.8 桃山 3.9 井上(清泉) 5.2 瀨戶(民生) 5.8
霞喀羅(石鹿) 4.9 田村台 4.9 楢山(青山) 5.0 薩克亞金(白石) 5.0 馬鞍 1.4
塔拉卡斯(粟園)4.9 養老 5.9 錦路 2.3 控溪(秀巒)
全長60公里在日治時代後期,從昭和元年到20年,
除了警察固定的巡邏外,官方山林課技術人員與登山人士,也一直使用此道路系統,
甚至當時攀登大霸尖山,都利用到這條步道,並借宿沿線的駐在所,
其中薩克亞金、田村台與佐藤,更設有『酒保』供應糧食、酒類與日用品。
大霸尖山的首登(1928年)、『聖稜線』的初次縱走(1931年),都經由本線。
而登山隊伍所僱用的原住民嚮導、挑夫,則是薩克亞金社與天同社的泰雅族人。


『霞喀羅、薩克亞金警備道路』一直被妥善地維護著,
直到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人敗戰後退出台灣。
國民政府時代,仍保留了十八兒(改名五峰)、西熬(改名茅圃)、桃山、井上(改名清泉)、
瀨戶(改名民生、雲山)、霞喀羅(改名石鹿)、楢山(改名青山)、薩克亞金(白石)、
馬鞍、塔拉卡斯(粟園)、養老(改名延老)、錦路、控溪(改名秀巒)等駐在所,改稱為派出所。
但是,縮小編制員額,尤其是車道未達處的派出所,僅由一、二名原住民警察看守,更是形同虛設,
之後,分別於民國四十年代及七十年代陸續撤消。


以上資料來源: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 『霞喀羅國家森林步道人文史蹟調查與解說計畫委託研究計畫』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