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圓的律動,用心靈去感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並用光與影的對立遊戲,繪出一幅專屬自我的心靈地圖。
  • 504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0-09-26 霞喀羅古道單騎越嶺 Prat 4【失落的世界】



上一篇 20100926_霞喀羅古道單騎越嶺 Patr 3【霞道楓情】


為什麼會愛上霞喀羅,不光是她的名字有異鄉的感覺,也不是圖她千變萬化的美景,
當你了解她的歷史及人文特色,細細看著這裡的一草一木,您會發覺隨時都有無限驚喜,
絕對是值得讓您一而再,再而三,留連忘返的境外美地。


這段從石鹿至養老,長達24KM的古道,沿途有許多豐富的歷史事件發生地及警備駐在所遺址,
在日據時代,為了「鎮番」,沿線設置了廿五個「駐在所」,曾經是台灣警官駐在所密度最高地區,
隨著時代演進,現在沿線還有七處遺跡,因此現在的這條古道,也被稱為數著遺跡前進的古道。


抵達了楢山駐在所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半了,有如阿淯大哥所言,為貪圖美景而延遲了不少的時間,
雖然日正當中,但以現在的情況看來,縱橫古道的行程還完成不到三分之一,得要再要加緊腳步了。


將單車停放在一旁,先用相片作記錄,再看看小徑一旁的寬闊的空地,平整且大小適中,
這裡應該就是日據時代所設立的駐在所遺址,可惜時間不夠多,未能在充足的時間下作深入探究,
只好快速地在這塊不算大的空地上晃上一圈,感受一下氣氛,準備往下一站『白石』前進,
但這裡的地勢平坦,環境也不錯,若有意要在這條古道上休息的話,這裡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 楢山駐在所遺址,通常登山健行一日行的人,就是以這裡為行程的折返點



▲ 楢山駐在所遺跡的解說牌,可以從這想象一下當年的狀態



▲ 生態工法,雖然費時費工,但卻對現今自然界生態的負面影響最小



▲ 夯土牆,古早時候阿嬤的土角厝就是以這種方式蓋成的啦~


 

▲ 看起來像是砲彈筒身的鐵器,不知為何上頭還要放一個台灣米露的酒瓶呢?



▲ 寬闊平坦的營地,若是水源取得方便,夏夜裡在此野營應該也是件難得的幸福


離開了楢山駐在所遺址,山徑就由原本緩緩上坡的路況,轉變成開始下坡的情形,
一開始,可以用滑下山的方式,輕拉剎車,不費半點力氣,慢慢地享受森林浴,
看著散落在古道中間的松針及松果,鋪成軟綿的小徑,心情就不自覺輕鬆了起來,
心裡想就若是能以這樣的狀態一路到白石,那就真的是太棒了,
畢竟,從深夜到中午,辛苦了這麼久,也應該要得到相對的回報了。


但輕鬆的心情持續不了多久,在過了一公里之後,漸漸的坡度急轉直下,再也沒有輕鬆騎,
在路上不時還可以看到11人幫眾所留下的長長剎車痕,可見有一定的坡度及速度,
必要時,還得要下馬牽車,以避免摔的狗吃屎,小摔還沒關係,爬起來拍拍屁股就算了,
但要是摔到邊坡下,摔到需要山青或救援隊進行援助行動,來脫離險境,那個才算大條。


而且古道中間也還有一些小的坍塌,路基不是很穩固,或是通過潮濕及崎嶇不平的水源地,
碰到這樣的路況,為了安全,不管如何還是得下馬牽車,小心通過這些地方。


雖然一路上的景緻很美,下坡可以衝的很過癮,但為了不要造成別人的困擾,
也不想讓遺憾的事發生在我的身上,更不希望這是人生中最後的一條越嶺路,
所以在陡下的斜坡道往前衝時,視野要集中,不能再四周亂飄,更要隨時專注地面的路況,
以防止車騎人的情況發生,就在一路緊拉剎車的情況下,一路來到了本日最難忘的地方。



▲ 霞喀羅古道6.5K的里程碑



▲ 路面上由無數的松果及松針鋪成的山中小徑,光看就覺得『粉蘇服』



▲ 享受完松下步道後,現在來到了7K的地方,準備拉緊剎車,一路往下滑



▲ 停車下馬,因為要牽車渡過這崎嶇不平的路段(我還沒有那種能力可以直接騎過去)



▲ 長在道路旁一大片黑ㄚㄚ不知名的蕈類(有誰可以給我解答)



▲ 7.5K的里程碑,這一段道路全是由落葉和枯木所組成,爽啦~



▲ 看得出來嗎?一個陡下坡之後就來個急轉彎,來不及轉的話就……



▲ 8K的里程碑,這一段道路也上頭也還是一層厚厚的落葉和枯木



▲ 8.5K的里程碑,景緻依舊,爽度不變



▲ 霞喀羅古道9K的里程碑,極為爽快的下坡路段就到此為止了


9K~10K是今天的其中一個重點,林務局當初在恢復這條古道的時候,相信應該花了不少的心血,
可能是這段路的落差較大,或是原古道的路基狀況較差,在這短短的一公里搭了許多的棧橋,
但因為台灣氣候的影響及風災所造成的土石崩落,使得這一段的棧橋幾乎都已毀壞,
只留下柔腸寸斷、殘破不堪的的路況,讓長達24KM的古道一分為二,各立山頭,
也因此,才會在古道入口樹立一只紅色的警示牌,請遊客請勿進入,以免發生危險。


不過,對於有心人而言,這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畢竟這段古道已經存在了數十年,
即使是白石吊橋到馬鞍駐在所遺址中間的崩壁也是被過往的山青及山友硬生生的踩出一條路。
雖然目前只有獨身一人,但抱著別人能我也能的心態,即使速度慢一點,我就不相信我辨不到,
況且到了這裡還是沒見到11人幫眾的踪跡,應該是一路向前行,由此研判路況應該沒有問題。


但百密必有一疏,這個一疏雖然沒有對我造成生命上的危險,但卻為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 小坍塌,路基不穩,下馬牽車過比較保險



▲ 潮溼、小落差、下馬牽車,但可停留一下補充一下水源



▲ 崩塌+倒木,不用講,手、腳、腦袋一起併用



▲ 小坍塌,路其不穩,且起伏較大,牽吧~ 牽到天荒地老亦無怨由



▲ 看到沒,這樣的路況還可以勇往直前、奮力向前衝嗎?



▲ 回頭望,剛才的坍塌點,不過這大概是走過這段路的人才會有感覺吧~



▲ 上一木階梯,小心圓木溼滑會摔個狗吃屎



▲ 爬上階梯後,隨之而來的就是陡下的木樓梯(林務局好樣的)



▲ 毀壞的木棧橋(老實說,真的看不出是木棧橋,反而像一堆被丟置的爛木頭)



▲ 大落差,又缺穩固的踩踏點,但小心一點還是可以安心通過



▲ 回頭望,木棧橋雖已毀壞無法行走,但謹慎小心一點還是可以安心通過



▲ 這裡的木棧橋比較穩固,可以踩踏而過,但因踏面傾斜要注意滑落的危險



▲ 經過了這麼多的坍塌、殘橋之後,終於再向前邁進了五百公尺


過了9.5K的里程碑不久,又遇一毀壞的棧橋,就在這裡發生了一件令人扼腕的事。


面對崩塌的地形與毀壞的棧橋,還是依然先觀察行進路線,並測試踩踏點是否穩固,
由於這個落差比較大,約有一米五左右,無法用扛車的方式直接通過,
所以就連放帶拉,先將車子放置在落差下方,正當手拉後輪,身體彎下,胸口呈90度時,
突然,一個黑黑的東西從胸口向前滾落,注意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作任何反應,
剎那間,我的單眼相機就這樣離我遠去,哪ㄟ發生這種事情,真呷是代誌大條了啦,
當時的我手還拉著單車,腳還踩在斜坡上,根本無法為此作任何的緊急處理,
只能看著相機一直往下掉,撞上岩石再向下滾,隱沒入草叢,最後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當下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隨之而來的想法是『我該再換哪一台相機,50D如何?還是直上7D?』,
但這似乎不是現在的重點,重點是今天的回憶全在相機裡面,這些資料才是最重要的啊~
反正經過這麼重重一摔,我也不奢望相機還能夠正常使用,只要記憶卡能夠救回來就好,
就算相機完全掛了,只要記憶卡沒問題就好,反正後段的行程還是可以用手機記錄旅程的點滴。


所以,當事情發生時不要著急,著急只會讓情況愈變愈糟,只要想辨法補救就可以了,
先把單車放好,確定小黑不會跟著迷你黑一起下山去當鄰居之後,再仔細看看周圍的環境,
雖然不明顯,好像要多繞一點路,但似乎有條路線可以平安的走到相機落下的地方,
慢慢地,小心的踩下一步,等穩固之後再下一步,就這樣一步一步的找回了我的相機。


找到相機後,似乎經過這重重的一摔,真的摔出問題了,不管按任何按鍵,就是沒有反應,
只好將電池拔出再插入,沒想到這個老方法還真的奏效,螢幕有了動作,也可以操作,
隨手拍下一張,怎麼不會自動對焦,試了幾次都一樣,應該是出問題了,但不知道是相機還是鏡頭,
但似乎是鏡頭摔出問題,試了幾次都無法對準,還好以前玩過FM2,換個方式,改手動對焦,
雖然拍出的相片模模糊糊,但調整一下設定再作銳化的後處理,或許還可以有一些可接受的畫面,
算了,沒魚 蝦也好,最起碼,相機和記憶卡找了回來,回家之後進行相機測試,
如果真的是相機掛了,再來考慮50D或7D吧。(不要叫我直上無敵兔,那也沒多高檔)



▲ 就是這裡,給我重重的一擊,讓我及我的相機留下深刻的難忘回憶



▲ 摔機後拍出的第一張相片,即使經過銳化處理,還是一片的模糊



▲ 這張還不錯,還給我對到一旁的植物(標準的自我感覺良好)



▲ 這… 這… 這… 就是令我難忘的地方,為相機留下記憶的刻痕


自崩壞的古道上爬回到比較正常的路面上,將單車放在一旁,還是不死心的在作相機測試,
但不管怎麼試,就是老樣子,不論怎麼轉變焦環,鏡頭就是卡卡的,只能對到一定範圍內的焦距,
似乎只能把影像記錄下來,至於清不清楚,那就不是在二吋半的螢幕上可以看的明白的了,
而且我也沒有哪麼多的時間再一點一滴的慢慢將山林景緻拍入記憶卡中,想到這裡心都涼了。


所以,在此就下了一個決定,後段的行程除了必拍的景觀,必留的記錄以外,將不再將相機取出,
至於去年就走過,從養老入山口到武神駐在所後端的那一段,原則上就不作任何記錄了。



▲ 霞喀羅古道10K的里程碑,最難纏的連續小崩塌就到此結束



▲ 朝日駐在所的遺址,但… 眼前一片樹林,哪裡看得到什麼遺址啊?



▲ 古道上的一座小木橋,除了平整的橋面以外,二旁的扶手看起來就很有原始的感覺



▲ 小木橋旁的小溪流,是個很不錯的水源補給點


霞喀羅吊橋,在這次的旅程中,除了白石駐在所以外,整條古道上我最想來的一個地方,
每當看著網友分享的霞喀羅遊記,不管是人物或是單車,幾乎都在這裡留下相片記錄,
在相片中看著天然的環境與極為現代化的吊橋,總覺得有種莫名的不協調感,
認為在這樣具有歷史意義的古道上,聯絡二地的吊橋應該由不經修飾原木所搭成才有那個FU,
但喊眠歸喊眠,理想與現實還是有一段差距,不管如何,還是感謝林務局所作的一切,
若不然,隔著深谷,想要用輕鬆的方式抵達另一端,光用想的就知道是件不可能的事。


到了這裡,看著橋面下的深谷,再望著環伺周圍的山林美景,真的是只有『爽』字可形容,
雖然到了現場,看到實際的『霞喀羅吊橋』與想像中的『霞喀羅吊橋』有極大差距,
在那瞬間,心裡的幻夢就此破碎,但不管如何,還是得接受這殘酷的現實。


從吊橋的這一端慢慢牽著車走向另一端,就像和牽著另一伴的手漫步在公園一樣的幸福。
原本預計要在這裡煮泡麵當午餐的,但現在已經下午二點了,時間似乎不允許,
而且一路上都有吃一些小點心,肚子根本就不餓,煮泡麵只是為了想喝熱湯而已,
想一想,再多趕一點路,畢竟我和小黑還是要在天黑前離開古道的範圍才算安全。



▲ 魂牽夢縈為哪樁,就是為了這『霞喀羅吊橋』這幾個大字



▲ 吊橋前端有二座用石頭堆砌成的基台,不知有何用意,不知是否為老吊橋的立柱基座,
  但從上頭彼覆的青苔來看,相信也有一定的歲月



▲ 一樣的霞喀羅吊橋,但在這一端的基石上卻沒有那麼多的青苔


天空在中午左右就慢慢的聚集了淡淡的雲層,雖然比較涼爽,但也多了幾分陰冷的感覺,
古道愈往白石方向走,二旁的樹木就越來越多,綠葉遮天,陽光幾乎都快透不過來了,
在這樣的氛圍下,讓人愈來愈覺得緊張,深怕再耽擱下去,真的就要強留在山區過夜了。


一路向前行,突然間看見前方的小徑透出亮光,再往前一點,就看到了生態解說牌,
這裡,就是白石駐在所,古道上唯一一處不是用遺址稱呼的駐在所。(該改稱廢墟)


從九點進登山口開始,一路玩、一路拍,花了五個半小時的時間,終於來到了白石駐在所,
這裡位置大約是在里程11.7K左右的距離,也差不是整段霞喀羅古道的一半,
由於6K~16K之間有不少的崩塌,讓這裡難以抵達,已成為鮮少人跡所及之處,
即使有,那大概也是只有縱走的登山隊及古道越嶺的騎士團才會來吧。


由於近年來因為路況的限制,在網上查到白石駐在所相關的分享資料就不多,
行程前,原本就打算在這裡多待一點時間,好好的在這裡多拍一些相片,
看看這個已經具有五十年以上歷史的『廢墟』,到底有什麼樣的魔力引吸這麼多人來。


這裡,有二間傾斜、頹圮,幾近半倒的木造建築,由於這裡已經有相當的歷史,
再加上現在這樣殘破不堪的景象,在超級謠指部的操作下,這裡已成阿飄的五星級俱樂部,
但老實說,當我剛到這裡的時候,看見那搖搖欲墜的駐在所,卻絲毫都沒有這樣的感覺,
或許是徹夜未眠的關係,感覺有點累了,而且在歷經了大小不一的崩塌後體力也有些消退,
看到有遮風蔽雨的地方,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甚至還有念頭乾脆就在這裡休息準備過夜算了,
但時間還算足夠,應該可以依計劃完成行程,所以,還是稍稍在此停留,
在駐在所四周走一走,晃一晃,到處看看這個充滿魔力的地方。


現在時間已經將近二點半,本應該在此好好的休息一下,用相機為此失落的世界作一下記錄,
但如今,相機經過剛剛這麼一摔,雖然還勉強可以拍,但卻拍出好照片,(比DC還不如)
而且還有時間的上壓力,所以呢,當下就在四周快速瀏灠一遍,拍幾張相片之後就趕緊上路了。


畢竟,後段還有美不勝收的白石吊橋及蕯克亞金溪在等著我。



▲ 白石駐在所與生態解說牌



▲ 白石(蕯克亞金)的由來,雖然照的不清楚,但還是依稀可辨文字的說明



▲ 照過來,大家再一起開始看圖說故事



▲ 因為地處偏遠,人煙罕至,但也因為如此而保有完整豐富的生態



▲ 立在駐在所前方的標示牌,請各位大德一起盡心盡力為後世保護這歷史的資源



▲ 高掛在白石駐在所上方的警徽,可能是警力不夠才會讓這裡的夜晚這麼熱鬧



▲ 白石駐在所的外觀,外觀看來還算完整,似乎還可以遮風蔽雨的樣子



▲ 入內一看,牆壁頹圮、地面傾斜,感覺起來好像隨時會倒塌一般



▲ 一旁的木造支架,也已因年代久遠而腐朽、斷裂,看了實在是……



▲ 一旁荒蕪、廢棄的宿舍,看樣子晚上說不定真的會有飄來飄去的阿飄唷~



▲ 往回走?再來一趟包含崩塌、爬升、扛車的越嶺路?算了,實在不敢想~



▲ 雖然這個方向有崩壁及天梯,但期待白石吊橋的美景,還是往這邊走吧



▲ 離開白石駐在所沒多久就來到了霞喀羅古道12K的里程碑


雖然時間已經不早了,但我還是喜歡慢慢的騎在幽靜的古道上,享受著落葉雜枝鋪成的山中古道,
突然間,在視線前方十公尺左右的地方,從右方的樹叢裡突然衝出黑黑一團的東西,
當時還來不及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樣的小動物,就瞬間越過山徑,朝向左方的邊坡下直直奔去。


不到三秒的時間,就在剛才那衝出的位置,隨之而來,又是一次同樣的奇異的過程,
由於這回的距離已經逼近五米的距離,而且有了剛才的經驗,這次看清楚到底是什麼了,
真的想不到,二個月前,發生在小吳哥哥身上的事情,也同樣的發生在我的眼前。


原來是二隻野生的台灣獮猴在互相追逐,小隻的在前面跑,大隻的在後面追,
沒二下的時間,就從眼前的視線消失,雖然馬上視線隨之移動,但接著又消失在陡斜的邊坡下,
就在一瞬間,有了特別的體驗,或許,這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但對我而言卻是難得的經驗,
就差那麼一點,若是再快一點,說不定就在行進間被猴子直接撞到山坡下面去了。


雖然說沒圖沒真相,但我相信,即使擁有7D那樣的對焦速度,應該也補捉不了那瞬間的畫面,
所以這段奇妙的際遇,就只能留在心裡慢慢回憶,當作山林與阿本那不能說的秘密。



▲ 因為中間的這一段大都是相同的景緻,所以很快的來到了霞喀羅古道的13K


從1600M的白石駐在所沿著陡降的古道,莫約半小時的時間,很快的就來到了白石吊橋,
去年在馬鞍的山頭看見美不勝收的楓香,當時就想再順著古道前進到吊橋,感受壯闊的山景,
但當時的我亦是一人獨行,當經過武神駐在所之後,因崩壁而無法再前進,
雖然當時有同好告之行進的路徑要以高繞方式才能到達,到最後還是未能成願,
如今,相隔了這麼久之後,我終能如願,從古道的另一端來到這座當初沒見到的吊橋。


從橋墩這端往那一端看,只覺得直通通的連結到對岸,距離好像也沒有很長,
等了這麼久,為了能一覽壯闊的峽谷風光,當然是牽車慢行,感受這難得的時光,
一開始牽著小黑走上搖搖晃晃的吊橋上,還覺得蠻新奇,蠻好玩的,
哪知慢慢走向前,搖晃感覺愈來愈大,而依附在鋼纜上的籐蔓漸漸自眼前消褪,
突然間,視野看到橋面下那湍流的溪水,及蕯克亞金溪二旁陡峭的山壁,
心裡只有個念頭:『這裡怎麼這麼高、這麼險,為何沒人告訴我?』
在那一剎那,兩眼發昏、雙腳發軟、口吐白沫,差點攤在這深山野嶺之中,
果然,看相片是不準的,還是要實際體驗才能感受當時的意境了。


看著支撐吊橋的鋼纜及鐵絲上頭已佈滿了一層深褐色的鏽斑,可見已有悠悠的歲月,
坐在橋面上,透過支撐的鐵絲望著二旁的山景,聽著下方川流不息的水聲,
想像著眼前流過的溪水,與其它的溪流匯合,最後流向無際的海洋,就覺得真的很不可思議,
雖然灰懞懞的天空不再透下耀眼的陽光,但這裡的山、綠樹、溪流,景緻依然美麗,
美麗到無法用相機記錄,只能用心去體用心體會,這並不是看相片就能理解的一件事。
或許下回深秋,再上馬鞍探楓香時,若時間允許,我會再來一趟作深刻的回憶。



▲ 小黑,我最重要的伙伴,咱們經歷千辛萬苦,終於來到『白石吊橋』了



▲ 走在搖晃的橋面上,二旁就是溪谷,真的會讓人頭眼昏花,兩腳發軟



▲ 反正沒人來,乾脆就坐在吊橋上慢慢看風景,順便幫小黑的屁股拍張照



▲ 往下望蕯克亞金溪,碧綠色的溪水真的很漂亮



▲ 遠處的山谷就蕯克亞金溪的的源頭(也是由許多的小溪流所慢慢匯集而成的)



▲ 吊橋正下方的湍流景象(這要是掉下去,可能要到淡水河口才能找到了)



▲ 順著溪流一路往下走,那裡就是今日旅程結束的方向



▲ 過橋之後再拍一張,是不是和在橋中間的感覺不一樣?



▲ 小黑與解說牌來一張



▲ 白石吊橋解說牌的文字說明,順便了解一下這座吊橋的歷史故事



▲ 在過了白石吊橋後不久,順著木階梯下切到下方的山徑(靠腰,真的很陡)



▲ 看到黃色的警示帶,才想起這裡好像是去年單車越嶺出事的地方,還好最後沒事


沒多久,順著古道就來到了那聞名不如見面的天梯,站在底下往上看,似乎沒什麼,
不就是在幾近乎垂直的山壁上架了一座繩梯而已嘛,而且繩梯中間還有輔助繩可以借力使力,
感覺起來這座繩梯似乎也不像阿淯大哥所描述的這麼陡,這麼高,那麼的難應付。


但定神一看,不對唷,照阿淯大哥的說法,隔著天梯中間的平台,這天梯應該有二段,
退後二步再往上看,阿娘喂~ 救人唷,上方還有一段長長的繩梯,果真如描述所言一樣驚險。


站在底下觀察了一下子,覺得這段繩梯只是長了一些,應該不會很難爬,只要體力充足就OK啦,
所以稍稍在繩梯下方休息一下,再調整氣息,一切都正常後,然後扛車上肩,一股作氣往上衝。


但 上不到五階,肩呷頭就因為受不了單車的重量而退了下來(單點壓迫),
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單車因為加裝後貨架之後,重量增加了不少,而且一直都是用右肩扛車,
在單車前後配重不相同,而且持續不斷的壓迫下,肩膀再也受不了,而發生嚴重的抗議行動。


怎麼辨,總不能因為無法扛車上天梯,就一直停在這個地方,畢竟已經快要回到我熟悉的地方,
若是因為重量的關係,無法一次負荷這麼重的重量,那我分成二次總行吧,所以決定拆車了~
但與其說是拆車,倒不如說只是單純將後貨包及前後輪分解,將重量一分為二罷了,
畢竟,在時間的壓力之下,我可不想在此為了組裝車輛而多花任何的時間。


拆解完畢後,再拿出自備的繩索(終於派上用場了)將前後輪及後貨包捆在一起,
然後讓只剩車架的小黑獨自靠在繩梯下方,開始一手攀爬一手拉物,一階一階的往上爬。


一手拉著輔助繩,一手拎著重物,雙腳還踏在幾近垂直的繩梯上,搖晃的程度不亞於白石吊橋,
愈往上爬,身體就愈感疲累,只能暫時停在繩梯上趁機休息一下,等稍微恢復後再繼續往上奮鬥,
就這樣,端著大氣,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爬,終於爬到了第一段天梯的頂端。


站在繩梯中間的平台再往下看,夭壽喔~ 怎麼這麼高,這麼陡,看了真的會噗咚噗咚的,
深怕一個閃神、一個不注意,手來不及拉繩索,或是重心不穩而跌落到這段崩坦的下方,
若是發生這樣的災難,那就真的『事情大條了』。
不過不管如何,即使再慢,即使再累,在安全為第一優先的考量下,我還是上來了。
不過,小黑的車架還在下面,所以將手頭上及身上揹的背包先置於一旁,
再沿著剛剛努力爬升的繩梯,乖乖的再慢慢下到底部,然後再重覆相同的爬梯動作。


就這樣,重覆了一次再一次,總共四回的上上下下之後,我終於與小黑一起爬上了天梯,
站在頂端望著腳下的繩梯,哈哈哈,雖然多花了一些時間,但我還是辨到了。
組完車,又繼續的往回家的路前進。



▲ 第一段天梯,繩梯就掛在幾乎垂直的山壁上



▲ 站在第一段天梯旁往下看,靠~深不見底,如果……,就……



▲ 第二段天梯,因為傾斜的木階,讓攀爬的行動更加困難


原本以為上了天梯之後,就會連結到上回崩塌的地方,但事實上卻非如我所預料,
就在過了天梯不久,又還有一處小的坍塌,而這個雖然範圍不大,卻也讓我吃足了苦頭。


其實這處小的坍塌就是去年年底賞楓香時,經高繞後橫切至崩塌上方的最後那一段山徑,
現在由另一方向過來,所處的位置及角度不同,就看得清楚當初為何找不到路的原因了,
因為坍塌的落差較大,可以攀爬的範圍也較小,所以只有一個人還要帶上一台單車確實不易通行,
如今再加上坍塌處一旁還有水源不斷自山壁間流出,使得可以行走的路徑更顯得溼滑、危險,
站在底下不斷的仔細看,看著這個崩塌點的任何一個可踩踏的位置及任何一個可攀附之處,
找出了一條安全平穩的路線,在手足併用下,安全的將人車一同送上這個落差大的坍塌地,
在安全的爬上崩塌點之後,終於看到熟悉的景象,這時,我知道我可以回家了。


回到熟悉的森林單車道,看到熟悉的景象,那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在這個時候稍稍可以放下了,
但現在已經快要四點了,再過不久天就就黑了,時間的壓力已不允許我再多作停留。
所以從武神駐在所的這一段路我並沒有作太多停留,也因為之前已經有過相關的相片記錄,
即使是看到馬鞍的青楓、栗園的竹林及沿路的山林景緻依舊美麗,也是只能奔馳而過不作停留。


就這樣,在天黑前的五點半,我回到了養老端的入山口,完成了古道越嶺的願望。



▲ 回程時,看到的山林景緻,因為真的很漂亮,所以又忍不住拿出相機記錄



▲ 從另一端的石鹿段入口,經過了九個半小時,終於完成22K的古道越嶺行程


下一篇 2010-09-26_霞喀羅古道單騎越嶺 Patr 5【回歸平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