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圓的律動,用心靈去感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並用光與影的對立遊戲,繪出一幅專屬自我的心靈地圖。
  • 5027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0-05-22 桶后越嶺北宜歸 Part 1 【曦】



『桶后越嶺古道』起於烏來鄉的孝義村,沿桶後溪經山徑小道貫穿橫越山脈,止於礁溪鄉小礁溪;
與哈盆越嶺古道、 福巴越嶺古道(巴福越嶺古道)並列為烏來地區著名的三大越嶺古道。
而這裡也是北台灣(台北市近郊)一塊頗負盛名的登山休閒、林道越野的好去處。


去年年底趁天氣狀況良好時跑了一趟桶后林道,當時騎在桶后林道時就被這裡的清幽景緻所震攝,
以台北這片繁忙的水泥叢林來說,這裡可是一片得來不易,可以恣意放鬆心靈的天堂世界,
尤其是那時在桶後吊橋休息時,望著山景聽著水聲,再從山友口中描述古道上各式渾然天成的美景,
真叫人心神嚮往不已,當時來說真的很想繼續往古道上出發,但卻因為時間不足及準備的也不夠,
所以只能在心裡再度等待機會,希望能夠有朝一日能夠完成這樣的願望。


桶后古道越嶺和其它的越嶺古道一樣,都有一個共同的問題 ─ 『交通接駁』
大部份的山友與車友幾乎是從烏來的桶后吊橋進入古道,越過鞍部抵達小礁溪後完成行程,
雖然這條越嶺路線不是很長,但還是需要一點適當的方式才可以順利解決二地聯繫上的問題,
若是以單車完成桶后越嶺來說主要有幾種方式可以選擇:
第一種:租用機動車輛進行接駁,單純的就只騎桶后林道與桶后越嶺這一段路;
第二種:從台北開始騎車,經烏來進入桶後溪,在越嶺後下滑到宜蘭,然後坐葛瑪蘭客運回台北;
第三種:開車到烏來,經桶後林道,再來桶後越嶺北宜歸,來趟行程與時間都令人難忘的滿貫行程。
第四種:仿效神人『阿淯』大哥,不依靠任何機動工具,純靠自己的雙腳,來趟另類的一日雙北。


各種方式的行程皆有利弊,有優點亦有缺點,端看各人如何選擇,
其實一開始是想用第三種方式開車到烏來,經桶後林道後走越嶺古道,再龜北宜公路回到烏來,
醬子以滿貫的方式繞一圈,完成約一百公里出頭的『桶後越嶺北宜歸』行程,(也是滿硬的)
但後來在時間規劃的時候發現,以開車到烏來與騎車到烏來單趟的時間大概只有二個小時的差異,
以時間差來說,來回二趟差約四~五小時,以目前的體力與毅力似乎可以辦到,時間上也可以接受,
心一橫,那就和阿淯大哥一樣玩大一點,反正巴福越嶺已經完成,這個行程應該也可以作得到。


結論到最後就是選擇第四種,從頭到尾靠自己的雙腳完成這樣的行程(自虐/自我挑戰的行程)
其實不只阿淯大哥(桶後越嶺北宜歸),還有阿川(一日烏北騎)及其它的車友都幹過這種傻事,
只是阿淯大哥的出發地點與我的還滿相近的(阿淯大哥住中壢;阿本住平鎮,距離不超過十公里)
所以藉由阿淯大哥的記錄為行動標桿,最後行程確認為『一路到底的桶后越嶺北宜歸自虐行』


※※※※※※※※※※※※※※※※※※※※※※※※※※※※※※※※※※※※※※※※※


五月了,原本早該在二個星期前就完成的行程,卻因為不穩定的天候影響而一直遲遲未能成行,
好不容易盼到有一段天晴氣爽的好天氣,但卻因為有一波峰面在假日時接近而變成不大穩定,
一直在心裡遲疑到底要不要冒這個風險,如果運氣真的不好,活動的過程中碰到了午後的雷陣雨,
不但打壞了出遊的興緻,還可能在泥濘濕滑的山徑上碰到無法預料的危險,可謂是得不償失。


但是因為職務的關係,在六月份起將會有二個月的進修課程(含假日),這段時間將要閉關休兵,
不管天氣有多好、興緻有多高,除非是翹班請假出走,不然在這段時間內將不再有可以出門的機會,
雖然說山不會不見,路也不會消失,但難保二個月後是否還有機會能夠再次探訪這條美麗的越嶺路。
所以就只能密切注意天候狀況,在旅程條件都達到許可的情況下,就要完成這段自我挑戰的行程。









▲ 5/22 台北、桃園、宜蘭的氣象預報,以降雨機率來看還是有機會完成這趟行程


半夜二點多起床,收拾完行程的東西攝手攝腳的準備出門,二點二十五分正式開始今日的行程,
抬頭望著天空,似乎可以看到淡淡的雲層,吹來涼涼的風,實在猜不透今天的天氣狀況到底如何,
不知老天爺是否會給個大晴天,還是陰雨綿綿的睡覺天,算了,不如不知,把握當下出門吧。
一樣照循著熟悉的巷道往龍岡圓環前進,只是這次不往大溪走,要沿114線道經八德到鶯歌,
再到三峽轉110縣道到新店,到了新店轉走台九甲線,行經新烏路抵達烏來的溫泉街。


同樣都是在深夜騎車,但騎在這段路上卻與夜騎北橫時周圍寧靜的環境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
夜晚的寧靜與悠閒是白天所比不上的,而且還不怕強烈的陽光曝曬,還有涼涼的風迎面吹彿,
雖然不像白天時擁擠的街道熱鬧,也沒有川流不息車潮,但不時還是可以看見各類不同的人,
有正在上大夜班的員工,也有四點就作生意的早餐店,還有在那捷運站內分發早報的派報生,
路上三不五時就在出現來回往返的車輛,當然還有半夜不睡覺想體驗夜晚生活的小黑呆瓜,
雖然這些人都是為了生計在努力著,但看到這些人只覺得台北真是個不夜城,到處充滿了活力,
若是不考慮治安問題的話,或許改天可以安排一下白天睡覺,夜遊台北城的單騎旅遊。


四點五十分,已經騎進新烏路,順著蜿蜒起伏不定的台九甲前進,這時天色已經不再是一片漆黑,
單騎愈往烏來前進,天色也愈來愈亮,不但山的棱線清晰可看,連天空也看得見淡淡的雲層,
透過黃色的夜視鏡片,看見烏來方向的山頭上籠罩著一層雲霧,似乎有股雲雨欲來風滿樓的勢態,
觀望一陣子,定神一看,還好不是漆黑的烏雲,而天色也不像下雨般的黑,心裡就安心了一點,
沒辦法,夜騎不比白天騎車,只能不斷的注意天空的雲層分佈與空氣中水份及風向的動態,
還好,老天爺送了一個難得的好天氣給大家,讓眾家兄弟有機會順利完成今日的目標。


五點半來到了烏來的溫泉街,除了早餐店及便利商店外,幾乎其它的店家都還沒開始營業,
晨曦中清幽的街道與絡繹不絕的熱鬧景象有著極度的反差,彷彿是另一時光的溫泉街,
看似相同的街景,但卻有了些許的改變,原本位於溫泉街入口處的便利商店移到了附近的一個轉角,
聯絡溪水二岸的老橋也在一旁增加了供行人行走的通行道,還在護欄上添加了富有原民色彩的圖騰像,
或許在時間的變遷下,改變的不只這一些,只是這些變化比較明顯比較讓人注目而已,
今日的重點不在這裡,只能稍作停留,改天再找一天好日子,再帶著一家妻兒老小來此逛逛吧。


在早餐店買了今天的早餐,再從便利商店帶了今天的戰備食糧,趴在橋礅上望著桶後溪的溪水,
一面吃著早餐一面欣賞著桶後溪及二旁臨水而築的溫泉飯店,而今天的目標就是眼前桶後溪的源頭,
遠方翠綠的山景倒映在清澈見底的溪水上,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圖畫,先是這裡就讓人覺得不虛此行,
慢慢地水中居然有了動靜,原來是有人在溪裡游泳,從上游慢慢的游過來,過橋之後再往南勢溪游去,
看見有人在溪中游泳,可見溪流的環境保育已經有了一定的成效,不然是不會有人在這裡游泳的吧,
時間已經到了六點整,度過了悠閒的早餐時光,準備開始今天的桶後越嶺北宜歸行程。



▲ 清晨寂靜的街道,大部份的店家都還沒營業,只有便利商店及早餐店找得到肚皮補給品



▲ 望著清澈見底的溪水,今天的旅程就是要沿著桶後溪向上延伸找尋溪流源頭



▲ 小橋二邊有用原木拼成的人行步道,外側的護欄上還有濃濃的泰雅菱形圖騰


告別烏來溫泉街,沿著桶后溪不斷向源頭前進,慢慢地脫離了文明的產物,來到了清新的郊區,
這時已經看不見繁華的街景,只有二旁青綠的花草樹林與我相伴,當然還有啾啾啾的鳥叫聲,
望著遠方翠綠的山巒,雖然有一抹雲霧飄散在山壑之間,但絲毫不受晴朗的好天氣所影響,
就這樣帶著好心情,一面欣賞風景、一面漫步前進,往烏玉檢查哨前進。



▲ 山與山之間飄散著淡淡的雲霧,彷彿身處於世外仙境一般



▲ 遠方的山頭雖然還有淡淡的雲霧,但看得出來今天將是適合翻山越嶺的好日子



▲ 紅色鮮明的封溪護漁標示牌,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禁獵護漁的遏阻作用


六點二十分抵達了烏玉檢查哨,這時員警還沒開始值勤,所內空無一人,而管制的柵欄呈半開狀態,
原想直接通過柵欄直闖山林,但站在柵欄前看見那斗大的綠色警示牌,想想還是安份一點好了,
畢竟這裡是山地管制區,未經正常程序就擅自進入,要是被抓到非法進入,再被轟出來那就好笑了。
這時看見所內有人影出現,趕緊進入說明要辦理入山證,員警拿出今日的山區管制登記記錄卡,
看到還是一片空白資料登記表,就表示今天還沒有人辦理入山證,也就是說我是今天的天字第一號,
在空白表格的第一列填寫個人相關資料就算辦完入山證,辦完之後也就可以放心進入桶後管制區了。


其實沒辦入山證直接進入應該也不會怎麼樣,因為從烏來方向進入桶后溪是以這裡為管制前哨站,
主要的是管制機動車輛進入的數量,預防對環境造成不良的影響,但對行人、單車並不作數量管制,
但若是從宜蘭小礁溪方向進入桶后溪的話,就沒有在路途上作任何管制,更不要說辦什麼入山證了,
唉~ 同樣的一個桶后溪流域,卻有二種不同的管理作法,似乎有點一國二制的意味存在,
算了,還是當個好國民,別想這麼多,還是依正常的SOP完成該作的程序吧。



▲ 寧靜的烏玉檢查哨(孝義派出所),記得要從這裡辦入山證後才能安心進入山地管制區喔~



▲ 一旁的內洞林道入口柵欄已經換新,與去年的截然不同,而且還沒有留縫隙可以讓單車偷偷穿過,
  看來想要造訪精靈秘境的話,就要認真再思考其它的可行的方式了(真的不想扛車攀爬上林道)






▲ 就是那個綠色的牌子和紅色的停車辦証字樣,讓我決定要乖乖的辦入山證


清晨的這段時光是我認為一天之中最美的時間,這個時候我選擇以低於20KM/Hr的速度漫步前進,
視線時而上,時而下,看看遠方山谷、看看腳邊的周圍景象,不時找尋那些令人驚艷的事物,
出遊就是要創造屬於自己經歷過的記憶,若是遺忘了過程,那這旅程對我將不再有任何的意義,
反正這趟出遊的目的本來就是要晨騎桶后林道享受芬多精的洗禮,再來創造桶后越嶺的冒險旅程,
所以在這裡不必急著趕路,畢竟時間還很早,照著自己規劃的行程慢慢走就可以了。


在離開烏玉檢查哨後,踏著金黃色的晨曦,一路上伴隨著潺潺的流水聲及此起彼落的蟲鳴鳥叫聲,
不時看著道路二旁的花花草草,有時是整片翠綠的秋海棠,也看得到萬紫嫣紅的無名小花,
高大的樹蕨散著會讓人昏眩的同心圓,還有那各式不同植物所組成的雜木林,
雖然有一些人工的基礎建設打亂了和諧的山林景緻,但還是不影響出遊的好心情,
在這麼幽靜的環境下心情自然非常輕鬆,一路踩著輕快的腳步慢慢的往桶後吊橋的方向前進。



▲ 桶後林道全段整體來說路況都還算不錯,只有少部份坍塌的路段,但卻不影響人車通行



▲ 車輛管制哨前的溪谷,一個很美麗的地方,這裡應該也是很多旅客會來郊遊戲水的地方



▲ 溪谷、小橋、單騎,三者構成不和諧的畫面









▲ 大部份來桶后溪的人幾乎都會拍照的U字形溪谷



▲ 上回來桶後林道也有拍的小瀑布,這次也還是要在此佇足拍照留念一番






▲ 桶後林道一旁常常會有整片的秋海棠,整片綠油油的看起來真的蠻漂亮的






▲ 高大的樹蕨就像一支大雨傘一般高高的撐住一片烈陽



▲ 在林道旁的欄沙霸,應該會聚集了不少戲水消暑的遊客



▲ 又是一小段坍塌的路段,還好已處理完畢並不影響人車經過



▲ 還有這種用圓圓的石頭砌成的駁崁,上頭佈滿了青苔,看起來蠻有歲月的滄桑感



▲ 除了青苔以外,還在駁崁的縫隙中長了不少大小不一的山蘇



▲ 同樣的地方,除了山蘇外,還有許多其它不知是什麼種類的草本植物



▲ 在道路的二旁就看得到由各種不同植物組成的雜物林組成合諧的畫面



▲ 聽著不斷的潺潺溪水聲,不時還搭配著鳥鳴聲,身處其中只覺得天籟之音彷彿就在這裡



▲ 早期桶後溪著名的露營地,現在已經列管,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此露營



▲ 蜿蜒的河道、清澈的溪水、平坦的腹地,難怪吸引這麼多人來這裡



▲ 溪水清澈見底,是否有看見水底的小魚四處游動



▲ 又是一處欄砂壩,這時候應該已經快接近林道的未端了



▲ 欄砂壩的一旁似乎有小徑可以再深入,但是小徑的前端放了幾塊鈕澤西護欄阻擋了去路,
  不知道繼續深入後是否又是一條可以增加冒險的旅程



▲ 溪谷+溪水+亂石=潺潺水聲 → 停車下馬+拍照+享受時光+浪費生命


八點了,在離開烏來溫泉街二個小時後,已經來到了桶後林道的終點 - 桶后台電吊橋
桶后吊橋是林道與越嶺路的分界點,這條桶後古道在此一分為二,各自有著不同的際遇,
而這裡也是上次初探桶後林道最後的終點,而這次將要從此開始另一次不同於正常人的冒險旅程。



▲ 一樣的桶後溪、一樣的欄砂壩,但多了幾顆枯萎的杉樹,感覺就不大一樣



▲ 不知是否為溪水流量減少的關係還是枯萎的杉樹所影響,總覺得這裡不再有大河戀的悠雅感覺



▲ 但清澈的溪水卻是不變的,在水波的閃動下仍然可以看見巴掌大的魚在水面下四處游動,
  在大家努力的護漁護溪的保育行動下,終於有了令人感動且亮眼的成績



▲ 找找看,或許可以來玩大家來找『魚』的老把戲,看看在上面的畫面中可以找到幾條魚?



▲ 別說我虎爛,溪裡真的有魚,不信放大看看就知道,要是再找不到就只有自己到現場去找囉~



▲ 老把戲,小黑二號一樣和桶后吊橋來一張,這裡就是越嶺路的起點了~



▲ 雖然這座吊橋是台電保線巡視用,但對吊橋過後的山徑仍充滿了好奇感





20100522 桶后越嶺北宜歸 Part 2 【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