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圓的律動,用心靈去感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並用光與影的對立遊戲,繪出一幅專屬自我的心靈地圖。
  • 504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0-04-10 單騎巴福越嶺 Part 1 (登高&望遠)



『巴福越嶺』這條路線對登山界的山友應該不陌生,是一生一定要去一次的登山路線,
對喜好單車off road的車友而言,也是夢想中的一條可以盡情享受山林美景的極致越野路線,
但對我而言,第一次聽到這個路線就和霞喀羅古道一樣,是如此的陌生又熟悉。


第一次接觸到這個名字是從阿淯大哥『巴福越嶺16時』分享的遊記中得知,
看完之後的感想:好棒的山林美景、好大的紅檜巨木、好艱困的越嶺路線,但好想去啊~
之後上網查相關的資料才知道,『巴』指的是復興鄉的巴陵;『福』指的是烏來鄉的福山,
和新竹霞喀羅古道相同,是一條聯結二個山地部落之間,具有相當歷史故事的山區步道,
但要用單車越嶺也和新竹霞喀羅古道相同有著一個很大的問題 – 交通接駁。


大部份的山友和車友幾乎都是以類似的模式進行巴福越嶺(福巴越嶺)的悠遊行程,
先以機動車輛將越嶺的人員送至巴陵(福山)的登山口,人員再行經越嶺步道至另一端,
在人員進行移動的同一時間內,機動車輛再繞圈至越嶺步道的另一端 – 福山(巴陵),
車輛在另一端的登山口接駁,以完成穿越縱貫山區部落間的巴福越嶺(福巴越嶺)路線。


不過,登山的山友也有另一種方式可以解決接駁的問題,那就是『交換鑰匙』的遊戲,
二隊的山友相互約定,一隊由巴陵的登山口出發,另一隊的山友由福山的吊橋出發,
不同方向的二組登山隊伍走在相同的越嶺古道上,最終一定會在中間的某一點相會,
在此交換車輛鑰匙,續行至越嶺古道的另一端出口,最後二組山友相會餐敘,完成行程。


不過這種方式似乎不適於off road的車友,因為二端登山口約有一千多公尺的高低落差,
幾乎所有的車友都是由復興鄉拉拉山的入山口出發,鮮少有從烏來的福山吊橋進入,
因為從巴陵端進入除了一開始的越嶺稍稍爬升外,過了鞍部後就是將近一千多公尺的下坡路,
但如果是從福山端進入,則要在山林小徑上扛車爬升一千多公尺,到達鞍部後才會比較輕鬆,
由於二種不同方向所耗費的體力及回饋得到的off road樂趣不成比例,幾乎無人願意這樣作,
所以大部份都是使用機動車輛將車友及單車載至巴陵,再由另一端接駁的方式進行。


但除了這些方式以外,還有另一種極端體能的方式,那就是巴福越嶺大滿貫的行程,
運用單車的輕盈及越野的技巧縱橫於山林野道上,再用圓的轉動能力連結地圖的二端,
在98年度結束前,就只知道阿淯大哥曾經以這種方式完成『巴福越嶺』及『福巴越嶺』,
而就在今年初又一神人 – 川哥以公路車的異界車種完成『單人單車巴福越嶺』的鉅作,
不過我相信這種滿貫越嶺的方式應該不是只有這二位所作過,更有其它的神人幹過這種事,
只是在所知的生活及網路世界裡就只有這二位大哥有相關的記錄可供後輩查詢,
不過這樣就夠了,因為我知道,似乎我也可以用這種方式完成這趟艱鉅的任務。


其實以個人的資源因素而言,比較無法使用機動車輛接駁的方式進行巴福越嶺,
這種方式雖然比較輕鬆,但是卻要浪費另一個人一整天的時間進行接駁及待命;
或許可以用另一種租賃的方式,安排車輛在古道的二端接駁以進行貫縱古道行程,
不過支出的花費對我這個平凡的小上班族而言又是一筆若大的負擔,似乎也行不通;
而以當時的體力來說及長距離的騎乘技巧又不足,無法以滿貫的行程實現願望,
最後就只能含怨把這個夢想和霞喀羅古道越嶺的行程一起埋藏在心裡。


在完成了三月底的『再戰一日雙北』自我挑戰行程,對自我能力的信心大增,
雖然雙腿的酸痛還未完全恢復,心中卻再度浮現巴福越嶺滿貫行程的影像,
最近正夯的運動廣告『Just Do It』運動商品的廣告中有句台詞『摔不死,那就再來吧』
單車、山林、巨木的影像不斷浮現在心裡,趁著還有滿滿信心的時候,那就來吧,
反正已經有二位前輩完成這樣的行程,雖然能力不及但我相信我應該也能辦得到,
既然決定了那就來完成這趟難忘的旅程吧。


※※※※※※※※※※※※※※※※※※※※※※※※※※※※※※※※※※※※※※


行程的前幾天,因為峰面接近的關係北部還一直在下著雨,尤其是山區更是如此,
但依據氣象預報的天候狀況,行程的那幾天應該會是好天氣,實在是滿心令人期待,
看著日子一天一天的接近,天空還一直飄著雨,一直到前一天才開始慢慢的好轉,
前一晚的天空還散布淡淡的雲層,雖然已經沒有再下雨了,但還是不免擔心天候狀況,
反正預定狀態為除非是出發時下著大雨,不然行程已經確定,時間到了就是要出發。


依據阿淯大哥的出發時間是半夜二點半左右,不知是否睡的比較熟還要正好眠,
一直賴到二點半左右才起床,等到了二點五十分才離開家門準備往目標邁進,
出門時望了一下天空,雖然沒有大風,也沒有下雨,但天際佈滿了淡淡的雲層,
天有不測風雲,不禁讓人擔心今天的天候是否適合單車進行翻山越嶺的好天氣,
但相信中央氣象局及氣象主播的氣象預報,就估且相信到了白天天候就會轉好,
世事難料,誰也無法預測未來的狀況,今天將是漫長的一天,把握當下出發吧~


在深夜裡騎車假設扣除治安的顧慮不談,其實是算滿舒適的騎車環境,
有比較清新的空氣品質,也沒有毒辣的烈日照射,更沒有太多的人車影響興緻,
雖然在這樣的夜晚騎車很不錯,但為了安全,還是要注意遵守交通規則。


今天的行程才剛開始,就在快要到大溪的時候,看見前方路口的綠燈已經轉為紅燈,
雖然是深夜,但也不可因為無人看守就直直的給它過去,還是要停下車等候綠燈的到來,
時間一秒一秒的慢慢過去,號誌燈在由紅轉綠的時候,正準備起身踩下踏板的那一刻,
說時遲那時快,左側突然衝出一台小貨車,就這樣毫無預警的快速衝過我面前,
而就在晃過面前的瞬間,皮卡丘使出十萬伏特,喔~不是,是電光一閃,啪的一下,
恭喜老爺、賀喜老爺,國庫又增加了一筆稅收,實在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所以說,不論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為了安全還是要眼觀四面、耳聽八面並隨時小心。


淡淡的霧氣散佈在大溪的武嶺橋上,雖然不會看不見前方路況,但也有種矇矓感,
此時獨身一人,昏黃的路燈伴隨著霧氣散出詭異的氛圍,彷彿進入另一世界一般,
持續往前進,經過了大溪市區,轉進了台七線,開始了今日的古道越嶺大滿貫行程。


一路行經大溪、慈湖、三民,在黑夜中終究還是有盡忠職守的汪汪與我相伴,
在前二次的夜騎北橫後,對可能發生的情況(狗兒的叫囂)也早有心理準備,
大部份的狗兒都只是對著我叫個二三聲,通過了她的地盤後就沒事離開了,
但還是會碰到幾隻真的很白目的笨狗,但也多虧這些狗兒,讓夜晚變得更有趣。


就在三民往角板山的上坡路段,突然間有二隻頗為兇狠的小狗飛快的衝了過來,
不停的對著我狂吠,即使我離開了該路段之後還是繼續追著我跑而不放棄,
我停了下來準備要應付這二隻笨狗時,二隻狗突然散至二個不同的方向準備進攻,
為了應付這種情況早有準備,很快的從車首的小馬鞍袋中拿出戰術手電筒,
立刻開啟手電筒的開關,將強光直接照射在比較兇狠的那一隻狗臉上,
這時只見到狗的眼睛在黑夜中閃閃發亮就像是二顆碧綠的寶石一般明亮,
不過兇狠的笨狗被強光照射後好像被嚇到一般,安靜下來並停止吠叫,
不斷的往後退,一直退,一直退,突然間消失在眼前,正在納悶時,
看到狗慢慢從馬路的邊緣爬出來,原來是掉到水溝裡去了,實在是有夠絕的,
但強忍著不能笑,因為恫嚇笨狗的殺氣可能會因為這一笑而瞬間消失,
轉過身看著另一隻狗,似乎也被剛才的強光與舉動嚇到而不敢隨便亂動,
這時真的覺得很好玩,看到笨狗已經得到教訓不敢追來,就慢慢的離開現場,
千萬不要玩的太過火,要是狗急跳牆說不定會有其它的不好的事發生。


在角板山的萊爾富進行食糧補給,也在此稍稍休息並且了喀了第一回的早餐,
這時天還沒亮,夜空中沒有明月也沒有星辰,只好摸黑進入北橫一片漆黑的區域,
在一路下滑的蜿蜒山路之後快速通過羅浮橋,靜靜的經過了寧靜的羅浮部落,
漸漸的,周圍的不再是只有一片的漆黑,充滿生氣的各種顏色慢慢浮現出來,
紅的、綠的、黃的、藍的、各式的五彩顏色開始讓晨曦的北橫山區變的多彩多姿,
壯闊的山景、蜿蜒的山路、陡峻的峭壁、翠綠的林木,看得見的都是難得的美景,
一人獨身於群山環抱之中,在此悠閒的時光之下享受良辰美景,只覺得不虛此行。


前二次夜騎北橫的時候,因為出門的時間較早,天空幾乎都是在巴陵附近才開始天亮,
這次因為天時節氣的關係,晚了一些時間才出門,所以這次在羅浮部落就已經天亮了。
雖然天亮之後可以一路騎車一路欣賞北橫的風光,但也因此而多了一份無奈,
夜騎時,因為看不見前方遠處的景象,只知道要完成旅圖,就得不斷的往前踩踏,
常言道『無知就是一種幸福』,不需思考,只要傻傻的前進就可以到達彼端的目的地;
不過這次晨騎北橫雖然可以欣賞山林美景,但看見起伏的道路連結到遠方山頭的那端,
心裡就涼了一半,因為又要不斷的用力踩踏才能爬到道路的另一個彼端,
不過山區道路就是這樣,有上坡就有下坡,但碰到下坡的時候心裡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下坡時雖然可以很痛快的往下溜,不過在滑完之後又要面對那不想面對的上坡路,
所以在這樣的左右二難的狀態下,就只能當作是一邊欣賞風景,一邊鍛鍊身體囉~


慢慢的天空已經亮了起來,看著遠方的山頭,心裡想著那裡應該就是今天的目標吧,
眼看著路旁的里程標示牌慢慢的增加,但時間也愈來愈接近拉拉山管制站收費的時間,
心裡也慢慢的著急了起來,因為希望能趕在八點收費開始前,通過收費的管制站,
幾年前去過拉拉山一趟,印象中收費站是在下巴陵到上巴陵的某一個轉彎處,
但確切的位置已隨記憶漸漸的遺忘,只知道往上走就一定會抵達那個收費站。


就這樣原本希望能一路衝到管制的收費站之後再休息,但有時候就是這樣,
看到美麗的景緻就忍不住停下來拍照記錄,只因為希望在事後能藉來照片來勾起回憶,
畢竟人在腦海中要留下難忘的回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又不希望因此浪費太多時間,
最後折衷,在覺得必要的景點稍作停留,於拍照記錄後立刻上馬繼續旅圖的行程。



▲ 現在溫度16℃,但進到榮華隧道內立刻降溫,好像瞬間進入到一個大冰箱一樣冷



▲ 北橫路上的一個不知名的小溪谷,只覺得山靈毓秀的很自然很有氣氛



▲ 因為前幾天不斷的下雨,道路旁的山壁間流下了潺潺不斷的流水,如同小瀑布一般



▲ 高義村,到現在還是弄不清楚那個圖騰和意象所代表的意義



▲ 繼黑瓜、紅吱吱之後,小黑二號也來到了巴陵大橋,特此留念一張



▲ 晨曦中的紅色巴陵橋在山林綠景的襯托下依舊還是這麼的令人注目



▲ 拉拉山(達觀山)國有林自然保護區由這條上坡路開始進入



▲ 從這裡(下巴陵)開始就要開始本日第二階段的爬坡路段


當看見那熟悉的拉拉山風景區看板,往左上方的長緩坡而上,那裡就是今天的第一個試鍊點,
十天前一日雙北的所造成的肌肉酸痛都還沒消除,從出門至現在又已經跑了五十幾公里的山路,
雙腿膝蓋附近和大腿又開始有抽痛的感覺,想到現在又還要面對將近那十多公里的爬坡路,
而現在已經快接近早上七點半,面對八點的收費時間已經迫在眉捷,卻還看不見收費亭的影子,
但著急也沒有用,只有一步一步往上爬,如果真的來不及那就要準備繳擠霸扣的保護費吧。


在長長的緩坡上慢慢的爬著,轉過一個彎、二個彎、三個彎,突然看見道路的上方有棟建築物,
心裡突然燃起了一絲希望,再奮力往上爬,轉個彎,看到了無人站崗的遊客中心和收費亭,
哈哈哈,我辦到了,現在還沒八點,不用收費,阿母啊~你的不肖子幫您省了一百塊,
為了達成這個小小的目標,可是犧牲了不少我那的汗水及體力,歷經了黑夜才換來的,
當然要在這裡好好的停留欣賞一下,拍個照,記錄這歷史性的一刻。



▲ 以後可以很驕傲的告訴別人,我有騎車上到拉拉山風景區喔~



▲ 收費亭上頭註明了各種人車的收費標準,還有中英對照版本



▲ 很少人會注意的票價適用範圍,而且還有註明淡旺季的收費時間



▲ 收費亭的小山坡種滿了五彩鮮艷的花朵,看了只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但看到一旁的『險昇坡』警示標誌就讓人搖頭,因為後面的路幾乎都是要人命的爬坡路



▲ 從收費亭的上方往後看,就看得出這一路蜿蜒的爬坡路並不容易達成



▲ 轉個彎,回頭再看看遊客中心與收費亭已經在腳下的遠處了


從海拔高度六百公尺的下巴陵一路不斷往上爬,經過了收費站,不停的繼續往上巴陵前進,
看著GPS上高度計的數字不斷升高,七百、八百、九百、慢慢的,終於超過海拔一千公尺,
隨著高度的慢慢的轉變,臉上的汗水也不斷的從二頰流下來,不過這麼辛苦是有代價的,
望著腳下的山景及蜿蜒在河谷二側的道路,那正是剛才走過的巴陵大橋及北橫公路,
而漫延在遠方山腰的白色絲帶就是宇老大滿貫的玉峰道路還有丹尼爾之路的復華道路,
遠方山巒疊翠的景緻從一開始的抬頭抑望,到後來的壯闊山景一眼望去盡收眼底,
雖然爬坡爬的很辛苦,但這種心境的轉換,大概是坐車上來的山友及車友所感受不到的吧。



▲ 現在才剛開始爬升路段,這時還會有身處山林、群山環抱的感覺



▲ 偶爾出現蒼鷹在天空中不斷盤旋,好像搜索獵物一般的隨時似機而動



▲ 如果你不知道現在高度,只要看到這塊看板,就知道現在高度已經超過1000公尺了



▲ 慢慢的,看見的視野會隨著高度的攀升而變的更加遼闊



▲ 橫跨在玉峰溪上的新舊巴陵橋已經變得如此遙遠且渺小



▲ 陽光照耀在下巴陵的街道上,上方的道路正是通往石磊國小的丹尼爾之路(復華道路)



▲ 愈爬愈高,慢慢的眼前的一切都會在腳下浮現,有種登高望遠的壯闊感動



▲ 所見的一切都已變得如此渺小,而蜿蜒的玉峰溪也漫延在山際河谷之間



▲ 巴陵橋上方的玉峰道路或許就是下回完成宇老大滿貫的目標路線之一



▲ 在一片山景中,除了中巴陵的聚落外,是否還看見了什麼熟悉的事物?



▲ 是的,完成北橫之旅或一日雙北必經之地的大漢橋就在那遙遠的山腳下


從北橫公路的下巴陵開始,順著山勢一路爬升大約七公里,中間流下不知多少汗水,
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終於抵達了上巴陵的巴陵派出所,在此終於完成第二段的爬坡路。
到了這裡當然要按照規定辦理入山證,這裡的員警很不錯,在辦理證山證時的閒聊中,
得知我是一個人又是騎單車要走巴福越嶺還非常關心個人狀況,還特別叮嚀要注意安全,
並且吩付完成單車越嶺後,到了福山記得要打電話回報,不然可能會因此而提報失蹤人口,
為了避免造成家人非必要的麻煩,還是依循員警的要求辦理才是上上之策。


辦完入山證之後,繼續往神木園區的道路前進,看了一下GPS上頭的高度計,
現在位置的海拔高度還不到1100公尺,而越嶺古道入山口的高度約1550~1600公尺,
而依照道路一旁的路標指示,從上巴陵的原民聚落到神木區大概還有五公里的路途,
那就表示我還有大約五百公尺的爬坡路要爬,也還有一段不算短的路要走,
唉~別怨嘆,哎也沒有用,頭都已經剃一半了,哪有到了這裡再打退堂鼓的道理呢?
再想想那個廣告,『 Just Do It 』做就對了,上路吧~就算爬也一定能爬到目的地。


又繼續了往神木區的爬坡之路,在翻過了一個山頭已經看不見宇老那個方向的景色,
晴朗的天空伴隨著烈日,雖然這裡已經是一千多公尺的高山,氣溫仍飆高到26℃左右,
在這麼毒辣的太陽照射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累了,還是酸痛的雙腿已經在嚴重抗議,
總覺得這裡道路的坡度似乎比之前在上巴陵之前爬的坡都還要陡,有點受不了的感覺,
只好先用輕齒比上路,再來改之字型的方式騎上坡,最後沒辦法就用下馬牽車的那一招,
一邊拉一邊拖,一邊休息再一邊努力的向上爬,不斷的重覆,一點一滴的向目的地邁進,
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道路的盡頭看到拉拉山神木區的入口,完成了第三段的爬坡之路。



▲ 不論是山友還是車友,要玩巴福越嶺的話記得要先來巴陵派出所申請入山證喔~



▲ 在烈日的照射下,一路不斷的往上爬,只知道爬到人都傻了,都還沒到今天的目標入山口



▲ 回頭遠望山頭的那個渺小聚落,正是早上辦理入山證的上巴陵部落


知識分享:
達觀山原名拉拉山,在泰雅族語中為「美麗」的意思,達觀山自然保護區位於桃園縣復興鄉與台北縣烏來鄉交界,有「台灣氧氣最多之處」的美稱。區內為針、闊葉樹混合之原始天然森林,尤以紅檜巨木群最為著名。目前台灣千年以上的神木,以達觀山分布最多,為神木的故鄉。其樹齡久遠、造型奇特,頗有可觀之處。其中神木集中區所串連的二十二株古老神木,可近距離的一親老樹雄壯挺拔之姿。
達觀山森林中混合著三種林型,包括針闊葉樹混合林、闊葉樹林及落葉性闊葉樹林,林相豐富;還有如青楓、紅榨楓、山毛櫸等變色葉木等,深秋時節楓紅層層,楓情萬種,是享受森林浴及植物觀察的最佳綠色生態教室。



▲ 拉拉山國有林自然保護區的原木看板旁有許多小動物的塑像,非常的逼真,
  之前看著川哥的記錄相片,還以為一旁的蜥蜴是真的,著實讓我嚇了一大跳。



▲ 費盡千辛萬苦,在這歷史性的一刻,當然要讓小黑、大黑還有我一起來一張


到了這裡還不算是進入拉拉山神木園區內,只算進入國有林自然保護區的範圍內,
還要再深入2.5公里才會看到拉拉山生態教育館,到了那才算真正的進入神木區內,
通過了管制的門哨,看管門禁的伯伯告訴我園區裡面正在施工,要小心一點,
原本是柏油的路面,從這裡開始也變成了水泥路面,道路二旁也被林木所包圍,
不知道是否為環境改變的關係,感覺起來坡度較之前和緩許多,騎起來也比較舒服,
在這樣的清幽的環境下騎車,即使面對要牽車的陡坡,心裡也不會覺得累,
雖然途中真的碰到了正在施工中的路段,但還是無法澆熄翻山越嶺旺盛的興緻,
就這樣在充滿芬多精的深山峻嶺中,慢慢的看到了這次的越嶺路起點,
『拉拉山生態教育館』,而從這裡開始也是單騎巴福越嶺的記錄起點。



▲ 往生態教育館的途中,看到已經崩塌的一大片山壁,而工人們就像是特種部隊般,
  靠著一根細長的繩索攀附在陡峭的山壁上不斷移動,看了真叫人擔心它們的安危,
  如果以工安的角度來看的話,這些危險動作可是百分之二百不符合安全規範,
  但只是過路的我無法為它們作什麼,只能祈求它們順利平安將工作完成。



▲ 花了將近八個小時的時間,終於來到巴福越嶺的旅程起點


20100410 單騎巴福越嶺 Part 2 (原林&越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