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透過圓的律動,用心靈去感受旅程中的點點滴滴,並用光與影的對立遊戲,繪出一幅專屬自我的心靈地圖。
  • 504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0-01-27_春櫻.環湖.羅馬漫遊行



自二個星期前挑戰一日雙北失敗後,回來之後一直在思考此行殘念的原因,
除了自已的體技能不如人以外,所設定的行程目標似乎也有點不合常理,
即使技不如人,但最終還是要牽脫到車子的因素,這樣才有敗家的理由,
不過說實在的,紅吱吱除了那組輪組外,其它的真的沒什麼好挑剔的了,
所以囉,為了再完成一日雙北的目標也不想再給自已找到藉口,
就準備再找一組適當的輪胎配合之前購置的四級輪組找個時間給它來個升級啦。


但敗家當然不是只有這麼簡單,雖然卡踏掐騎了也有一段蠻長的時間,
畢竟登山車與公路車二者之間不論是特性或是技巧,還是有若干的差異存在,
如果用登山車的技巧來看待公路車,那最後還是一定會達到殘念的狀態,
正因為這樣所以又得再增加一些配備,讓自已能夠對車車的特性加以發揮,
所以呢,把原本的無線碼錶拆下,換上了一組有迴轉速及心跳表的多功能碼錶,
希望能藉由『些微』的改變,增強自我的能力與技巧,
畢竟那個殘念雙北的悔恨及一日雙北的夢想還在我的心裡久久無法褪去。


經過二個星期後,車子已整備完成,換了新的四級輪組及K925外胎,換裝了新的碼錶,
和平常一樣的時間出門,一樣騎往同樣的方向,在同樣的早餐店買了今天的早餐,
但不一樣的是今天不用上班,今天要趁著天晴氣爽的好天氣出外踏青及進行車輛測試,
而今天的路線目標是從台三線轉羅馬公路,再接到石門水庫,完成羅馬公路小滿貫。


其實在出發前一晚,還在想要跑哪一條路線在傷腦筋,
畢竟桃園縣境內有許多條優質的單車路線,那為什麼挑這條路線呢?
因為春天的季節到了,先前看到網友分享在東眼山及沿路上的櫻花已慢慢的開了,
同樣是山區道路,我想如果運氣好的話應該就可以在羅馬公路沿路上看到綻開的桃紅櫻花,
而且蜿蜒山區道路有起有落,最適合練習變速技巧及迴轉速,而且整趟行程約在百來公里左右,
所以就決定以這條路線為小紅馬升級後的第一戰。



▲ 由於今天是非假日,沒有太多的休閒人潮,悠閒的坐在龍潭大池旁紅磚砌成的堤岸上吃著早餐,
看著陽光照在廣大的池面上,靜靜的坐著享受清晨的時光,這也是算是一種得來不易的幸福。



▲ 沿著台三線往新竹的前進就會看到熟悉的畫面,在這個路口左轉就可以大家熟悉的『羅馬公路』


羅馬公路由桃園縣復興鄉『羅』浮通往新竹縣關西鎮錦山地區的『馬』武督,
全長約35.7公里,是118縣道末端的一段山區道路,路況比鄉間的產業道路好一些,
此段山區道路銜接了台3線與北橫公路台7線,是新竹通往桃園山區、或是通往宜蘭的必經之路,
但因山區蜿蜒起伏施工困難,道路寬度不足無法拓寬,所以不被視為省道,而列為一般次要道路。


由於公路靠近羅浮端一段位於石門水庫集水區南方,在某些角度及位置可看見水庫部份風貌,
而且此段山區道路交通流量不大,出入人車較少,保有相當的原始風貌,自然及觀光價值頗高,
由於車少、風景好、運動強度高,所以常常在此看到許多單車騎士奔馳在公路上。


另外雖然名稱相同,但與義大利首都羅馬並無關係,但處在其中,一樣有著浪漫氛圍的感受。



▲ 風評還不錯的統一渡假村,如果可以安排個二天一夜的旅遊在此住上一天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 圍籬上的九重葛已經開滿了桃紅色的小花,桃紅的花朵與翠綠的山景有著鮮明的對比



▲ 馬武督部落到了,羅馬公路正式由此啟航


從台三線轉進118線道後,看到的還是那熟悉的鄉村景緻,並沒有看到那小小期待的紅櫻,
偶爾在整段青綠的樹叢中會看到幾顆植栽的櫻花樹,樹上稀稀落落的只開個幾朵小小的紅櫻,
看了只讓人覺的似乎時間點選錯了,花都還沒開,以春遊來的時間來說還太早了,
期待的櫻花還沒綻開,而秋愁的楓紅又已謝光了,什麼都優美的景緻沒看到,好生失望,
不過這樣也好,可以好好的練車運動一下,不會因為路邊的景緻而影響今天的目的,
話說如此,看到路旁那已綻開的紅櫻還是會忍不住自動停車,用相機拍下那美麗的樹影。



▲ 偶爾會有一二顆山櫻樹在樹梢上開滿了桃紅色的山櫻花,



▲ 這裡的臭豆腐不知道會不會改天研發一種櫻花口味的『臭豆腐』,我想應該別有一番風味吧



▲ 雖然不是盛開的狀況,但就是這樣,轉個彎就會看到令人驚艷的紅櫻



▲ 就是那在路旁的一二顆櫻花樹,讓人無法專心奔馳在這平坦的道路上


沿著平緩的蜿蜒山路不斷往上騎,就會看見已經荒廢的金鳥水族樂園,
記得在一二十年前,連同六福村、小人國…等,這裡可是北部幾個頗負盛名的遊樂區之一,
有著許多老老少少的歡樂回憶,當然也包括我的,因為小時候也來過這個地方玩過,
這裡在風光的時候不但有遊樂區、游泳池、水族館,還有當時國內少見的動物表演,
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高空滑水道,自空處不經思索一骨腦的往下衝,瞬間就滑下到游泳池內,
那種一下左彎一下右轉的高速快感,回想起來就像才剛發生一般的清晰歷歷在目,至今仍記憶猶存
但經過時光的流逝,台灣境內新的遊樂區不斷開發,而這裡又因為地形及交通的關係無法再開拓客源,
不知從何時開始,這裡就已經慢慢沒落,最後只有休園歇業一途。


每次來的時候,總是匆匆的經過,反正今天也是單人行程,時間也很充裕,
雖然無法進入園區,那就在門口這裡回憶一下曾經風華一時的歡樂時光吧。



▲ 深鎖的大門,入口上方還有最具代表性的海獅表演圖像,那對鴛鴦可是當代最美的藝術畫



▲ 空盪盪的售票亭,只剩懷舊的旅人及過往的單車客會在此佇足停留



▲ 老舊斑駁的觀光指標,記載著那個年代桃竹苗地區著名的遊樂休閒景點


離開的荒廢的金鳥海族樂園,再往上騎行一小段就會看到這個馬武督探索森林,
為什麼拍它呢?因為這裡是之前一部偶像劇『綠X森林』的拍攝場景,
記得當時在播映時,這裡可是紅極一時,假日時常常會有遊客爆滿的情況,
只為了目睹那個戲劇編出的理想世界,看看那劇中的森林小學、森林教室、戶外的小木馬,
雖然令人嚮往,但我卻沒有來過,因為在當時找錯地方,找到另一個『綠X森林』的拍攝場景,
結果等再找到這個地方時,因為偶像劇已經播完了一段時間,就已經沒有想要再來的意願了,
不知現在裡面維護的狀況如何,如果不錯的話,改天也可以攜家帶眷安排一次半日遊。



▲ 往右手邊的方向就可以看到明顯的牌樓,由此進入綠X森林的幻想世界



▲ 由此進入,這麼大的看板都會錯過的話,就那表示…『你衝太快了啦~』


一路不斷的緩上坡,雖然不會把人操個半死,但時間一長還是會感覺到疲累,
還好有迴轉速及心跳表的輔助,一路上不斷的調整自已的體能狀態,倒也不會覺得很槽糕,
不過也多虧了路邊的紅櫻,讓我有多一點的機會可以用拍照作藉口趁機休息,
一邊漫漫的到處看,一邊慢慢的到處玩,休閒旅遊不就是這樣這樣的方式嗎?
反正又不比賽,又不是逃命,而且天氣這麼好,讓自已悠閒的散步在山林間豈不樂哉。



▲ 又是在那彎轉處看到紅櫻,似乎轉角的地方總是充滿了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



▲ 回頭望,櫻紅就隱身在那綠竹的縫隙中


就在那一段接著一段的緩上坡上不停的踩著踏板,終於看到了熟悉的的招牌~縣界(新竹→桃園)
而這一段由關西進入的道路也是在這裡列為第一個制高點,過了這裡之後大部份都是緩下坡的狀態,
但當然不是一路都可以這樣爽快的滑到桃園的復興鄉,其中還是有起起伏伏的蜿蜒路段,
只是過了這一段之後,後段的起伏狀態就沒有這麼的劇烈,大部份都是一些起起落落的山路,
如果不趕時間的話,可以一邊騎車一邊欣賞山區優美的景緻,而不會覺得這麼的痛苦。



▲ 縣界到了,在這麼的『塔X咖啡』休息一下,眺望山景倒也不錯



▲ 過了縣界之後,馬上就是一排盛開的櫻花樹在路旁迎接著過往的旅人



▲ 或許是季節還早了點,一整排的櫻花樹中就是有那麼一顆還沒有開花,或許過幾天就會盛開



▲ 復興鄉到了,當然要拍照記錄一下囉~~~


今天會以這條路線為主軸,有一部份的原因也是因為它『桃源仙谷』
因為剛好再過一個星期左右,縣內公部門有辦一個單車活動,其線路終點的目的地就是在這裡,
活動的訴求是在強調欣賞山林之美及春遊賞花的活動,而且騎完全程的還可以免費入園遊玩,
活動報名人數限定只有六百名,第一天就已額滿截止,讓許多的車友感到萬分的可惜。


還好個人對這種大拜拜的單車活動沒太大的興趣,實在是不想和一大堆的人擠在馬路上,
所以在活動前的休假日來一趟一人的賞櫻行程,雖然沒有紀念品,也無法像活動般熱鬧,
但這種遐逸悠閒的快意生活可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放下執念,心神意會的慢慢感受,
獨自一人或邀約三五好友趁著天晴氣爽的時候出遊,微風吹來,看著遠方山林翠綠的景色,
想騎就騎、想停就停、要快就快、要慢就慢,隨心所至,豈不快活,


話雖如此,這裡還是屬於桃園縣內一個著名的休閒園區,
而這裡最有名的可是每年過年前後春暖花開時,滿園盛開的各式花朵,
而且就在有名的羅馬公路上,可以聯同附近的景點安排一日遊的行程。
不管是騎車還是開車,這裡經過了不少次,不過呢,這裡我一次也沒進去過,
為什麼呢?因為我認為不管景觀規劃的多麼完善,還是覺得最自然的才是最美好的。



▲ 幫忙打個廣告,『歡迎光臨 桃源仙谷』



▲ 來~ 小紅馬乖,咱們在停車場外面拍個照意思意思就好了


在經過了桃源仙谷,續行不久又是一段的長長的緩上坡,
在蜿蜒的山路上慢慢爬上緩坡之後會經過一段由二旁樹木包圍的綠色隧道,
在就這段綠意盎然的道路上,往北方望會看到一個明顯樹林的缺口,從空隙中可以看到那碧綠的水面,
而這就是大家熟悉的石門水庫,從關西方向進來,而這裡應該算是這段路第一個看見水庫的地方,
雖然對外部份的視野被荗密的樹枝遮擋,但還是可以依稀看見水庫及週邊山景的面貌,
對岸的建築物就是阿姆坪及一旁的湖畔咖啡,而那裡也就是今天下午的路線行程目標之一。



▲ 原本想在這裡好好休息一下,但無奈周圍環境的關係,有好多好多的黑蚊在身旁不停騷擾著我,
  所以只好趕緊拍了這張相片,而且拍完馬上走人,無法在此好好的看看水庫面貌


從過了縣界之後,櫻花綻開的狀態慢慢的多了起來,和剛進入118縣道時有著很大的差別,
或許是地形的關係,也可能是環境的影響,這裡的櫻花盛開的狀況總是讓人驚嘆如此的美麗,
讓人不由自主的停下來,看看那桃紅色的山櫻花在藍天綠樹的襯托下,顯得嬌艷欲滴,
由於今天並非假日,公路上的人車不多,可以快速縱情的奔馳在這條盛名的羅馬公路上,
但看到這樣的景色,只會讓人不自覺的放慢腳步,仔細的欣賞自然界帶來的山林美景。


那今天的目的該怎麼辦,慢慢騎根本就無法達到預定的目標ㄚ~
不是有句話這麼說嗎?『有花堪折直需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當然不是叫大家都來當採花大盜,只是要訴說把握當下的生活精神,
時光不停流逝,季節也不停在轉變,可不要白白浪費大自帶來的優雅景緻,
唉~ 那今天的既設目標呢?不管它了,反正有空再來練車啦~











不斷的騎行中,總會看到一個不醒目的標示牌,上頭寫了美腿山50K,
當然不會說美腿山只要五萬大洋就可以買了帶回家,而是說美腿山快到了,就在118縣道50公里處。


美腿山這個地方得天獨厚,大概就是在羅馬公路的後中間位置,視野很好可以看見石門水庫的風貌,
不論是從羅浮進還是馬武督進,大部份的遊客或車友幾乎都會以這裡為一個休息區或是集合點,
這裡剛好是一個平台而且腹地廣大,有足夠的空間及位置提供給過路的旅人在旅途中休息,
而這裡也提供了一些餐點及飲品,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可以在這裡悠閒的欣賞水庫美景,
慢慢的消磨午后時光,而這麼重要的地方當然要好好的記錄一下,給有興趣的朋友作參考囉。



▲ 美腿山到了,想休息、想睡覺、想補充體力的朋友請在此停留



▲ 這顆大樹可算是美腿山的精神支柱,大部份的人都會在樹下乘涼、休息、喝咖啡、聊是非,
  如果沒了這顆大樹,就等於沒有休息的地方,來此的遊客大概會少很多吧



▲ 美腿山的觀景塔及小吃部,很可惜大門深鎖沒有營業,無緣入內一窺水庫風貌



▲ 沒想到這裡還有公車站牌,只是不知道這麼偏遠的山區道路一天會有幾班公車經過


在美腿山這裡稍微休息一下,繼續往羅浮方向前進,續行之後,看到在路旁的山櫻開的更美了,
雖然不是整路都佈滿桃紅的山櫻花,但不時在整片翠綠的樹林中穿插一小段的櫻花,
騎在不斷蜿蜒在起起伏伏的山路上,過了這段直行的道路,轉個彎又會看到令人覺得驚艷的景像,
除了已綻開的山櫻外,佇足在櫻花樹下還可看到那含苞待放的櫻花花苞,
而櫻花樹下也有少部份飄落的櫻花花瓣,但看得出來櫻花開的時間算早了點,
或許再過一個星期,在過年前後的這段時間來訪,就可以看到整路綻開的櫻木花道。


這時我已感到後悔,不是後悔今日造訪羅馬公路,而是不應該騎公路車來,
上馬滑行、上卡、騎行、然後看到優美的景象準備停車拍照,
脫卡、滑行、停車下馬、下背包、拿相機、步行取景、拍照留念、放相機、上馬,
在後續一直到羅浮的這一段路上,不斷的重覆上述的動作,搞到自已都已經快受不了,
有時拍完了這一張,上馬轉個彎又準備停車拍另一個景,只因為不想錯過任何一個美麗的景象,
早知道今天就不應該來這裡練公路車,應該就要帶小黑二號來才不會搞到受苦受難一般,
但看在當季花開的美景下,不要再這裡怨嘆了,還是繼續向復興鄉的方向前進吧。



▲ 又是一株盛開的山櫻花,又讓我佇足拍了美麗的一張相片



▲ 無緣在美腿山看到水庫的風貌,但在這裡依然可以看到一段的景緻











































就以目前的時節來說,整段的羅馬公路就以溪口部落前後的這一段的山櫻花開的最漂亮,
在和詢的陽光照射下,綿延不斷的櫻花樹將這個部落包圍在那粉紅的世界裡,
若不是這個區域的交通並不方便,不然這裡應該也可稱得上是世外桃花源,
雖然沒有遍佈桃花,但也有相仿的山櫻花散落在周圍,而且山區環境又好,
不但環境優美,又有湖光山色相伴,無慾無求、休閒快意的生活豈不的樂活生活的最佳表徵。



▲ 用竹子編成的『大竹簍』,足以代表泰雅原民聚落樂天知命的精神表徵



▲ 在部落的二旁都種滿了櫻花樹,沿路都包圍在粉紅世界裡



▲ 今天在整段羅馬公路上看到綻放的最美、最荗盛的山櫻花



▲ 樹幹直徑足足有大碗公這麼大,據專家表示這顆樹應該有一二十年的樹齡了



▲ 站在櫻花樹下,抬頭望去盡是那滿滿的櫻花,讓人覺得今天真的是不虛此行



▲ 雖然只有一顆櫻花樹,但這時真的能體會日本人對賞櫻花的狂熱與推崇



▲ 雖然已盡力用相機作完整的記錄,但還是無法表達當時心中的感動


離開了溪口部落,也準備結束了羅馬公路的賞櫻之行,
在看了這麼多的櫻花之後,早已覺得今日的行程有價值,而且又不會太累,真的是太理想了,
原本想不要再作停留,盡快的趕到羅浮,因為後面還有好一段路要走,
但事與願違,真得沒想到櫻花是越到後面越美麗,開的也越荗盛,
只能不斷的騎車、停車、取景、拍照,只因為不願意錯過任何一個令人驚艷的鏡頭。
算了,車輛測試及體技能訓練的念頭就此停住,今天就當是個快樂的賞花行吧。



▲ 又是一顆綻開的山櫻花盛開在蜿蜒的山徑上



▲ 對面就是角板山台地,右上角那裡就是二個星期前才去過的角板山公園及形象商圈



▲ 羅浮村到了,從這裡開始就是一路的下坡,可以一路爽快的滑到羅浮橋





























樂信瓦旦記念園,看到這個就知道要結束今天的羅馬賞櫻之行,
每次都是經過,不曾在此停留,因為這裡除了有一大片的廣場可以停車及作為集點地點外,
就剩一個瞭望台及木造平台了,而這裡也沒有商家可以供應餐點及飲料,且離羅浮又近,
所以大部份都是在此稍作停留,很少會在此停留並了解這裡的文化及故事。


或許真的是有所謂冥冥中注定的這種玄機之事,原本已準備下滑至羅浮,
只因看到隱身在木造平台後的櫻花樹,不自覺的就往山櫻花的那個方向騎去,
不去還好,一去就看見有著美麗的山櫻花及翠綠的竹林,
而木造的休息平台高度更是可以明顯清楚的看見山櫻花的細微特徵,
雖然天候不算良好,沒有充足的光線,但還是拍了幾張櫻花與紅吱吱的相片,
因為瞭望台的關係,更是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拍攝角度,有了幾張還算可以接受的相片。
而這應該也可以算是非預期的驚喜。


站在瞭望台的最高處,看著周圍的山林景緻,沒有喧鬧的繁華,只有寧靜的悠閒,
但在享受樂活生活之餘,還是要來了解一下這個小公園的由來。


₪₪₪₪₪₪₪₪₪₪₪₪₪₪₪₪₪₪₪₪₪₪₪₪₪₪₪₪₪₪₪₪₪₪₪₪₪₪₪₪₪₪₪₪₪₪₪₪₪₪₪₪₪₪₪₪


樂信‧瓦旦
 
蔣中正時代,1949年,樂信‧瓦旦當選省參議員,是當時唯一的原住民代表。在省議會裡,他大聲疾呼:希望政府能增加原住民參政的機會;多多培養原住民人才;正視原住民經濟的困境;有效率地提高山地行政。


自1624年荷蘭人統治台灣以後,隨著政權的更替,以及外來移民不斷湧入,原住民逐漸喪失其文化及生存空間,成為不受重視的少數族群。居於弱勢的原住民,在族群民智未開的年代,所能發出的聲音非常微弱,直到日治時期,像樂信‧瓦旦這樣新的原住民知識份子出現後,權益才逐漸受到重視。


樂信‧瓦旦,出生於1899年,屬泰雅族賽考列克族原住民,期祖先原本居住在現今南投縣仁愛鄉一帶,後來由於糧食不足而遷徙。遷徙之初,先以大霸尖山為中心,沿著大嵙崁溪(大漢溪)上游河谷活動。到19世紀中葉,樂信‧瓦旦的祖父一代才開始定居在台北三峽的山區。


樂信‧瓦旦的父親瓦旦‧燮促,成為大豹社部落的頭目。日本治台初期,許多部落的原住民都不承認日本統治,時有反抗的舉動,其中樂信‧瓦旦所屬的泰雅族,便被日本人歸類為最頑劣的蕃人。樂信‧瓦旦的大豹社也成為被鎮壓的對象,一時之間,族人無法抵擋住日軍攻勢,被逼往更深的山區。


次年,大豹社聯合附近部落發動一場大規模的抗日行動,日本當局出動精銳部隊及大砲全力鎮壓,雙方激戰了一年左右。樂信‧瓦旦的父親瓦旦‧燮促眼見族人一個個戰死,乃率領族人出降,並要求日本當局善待族人,同時讓部落菁英接受與日本人同等的新式高等教育。


1908年(日本明治41年),樂信‧瓦旦改日本名字為度井三郎,先到「角板山蕃童教育所」就讀,兩年後轉入專門給日本小孩就讀的「桃園尋常高等小學校」,之後又順利進入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就學,1921年(日本大正10年),正式從台灣總督府醫學專門學校畢業。


樂信‧瓦旦學成之後,隨即回到山區部落服務,先是在大溪郡控溪(今新竹縣尖石鄉秀巒村)療養所任職,然後自1923年(日本大正12年)開始,便先後被派往高岡(今桃園縣復興鄉三光村)、角板山(今桃園縣復興鄉台地村)、象鼻(今苗栗縣泰安鄉)、尖石(今新竹縣尖石鄉)等地擔任公醫,負責山地部落的醫療衛生工作。


當時,同屬泰雅族的不同部落,經常為了搶奪狩獵地盤而發生紛爭,甚至形成誓不兩立的局面,深深妨礙了族群的和諧與進步,於是樂信‧瓦旦極力居中協調,曾先後在1922年(日本大正11年)達成玉峰部落和秀巒部落原住民的和解,1927年(日本昭和2年)化解高岡部落與南澳部落的衝突。


樂信‧瓦旦認知到,日本統治台灣的根基已經非常穩固,一旦原住民再發動抗日行動,無異是以卵擊石,將為部落帶來毀滅性的後果,因而率先策動自己的部落繳交槍械,隨後更進入各個部落,勸說繳械。此舉讓樂信‧瓦旦受到日本當局的倚重,也多少消除了日本當局對原住民的疑慮。


1930年(日本昭和5年),在莫那魯道的率領下,位於霧社的泰雅族原住民,襲擊各處日本人的據點,釀成震驚台日的「霧社事件」。樂信‧瓦旦對此非常痛心,事件過後,趕緊出面請求日本當局,希望把事件平息就好,不要再對部落展開嚴厲的制裁行動。然而,已對原住民失去信任的日本人,終究沒有同意樂信‧瓦旦的請求,仍舊對部落採行屠殺行動。


不久,日本戰敗,台灣改於國民黨政府統治。如同引頸期盼國民黨政府能改善生活的台灣人一樣,樂信‧瓦旦也憧憬著新的政府。然而,不到兩年,就爆發了二二八事件。樂信‧瓦旦為了族群權益,仍舊相信國民政府能幫助原住民生活,沒有貿然捲入事件中,也得到國民政府的表揚。


樂信‧瓦旦順勢向國民政府提出「希望歸還日本侵占之原住民土地」的訴求,卻沒有得到當局政面的回應。對此,樂信‧瓦旦並沒有氣餒,反而更積極地改走議會路線,在民意機關裡為原住民爭取權益,同時為了與國民政府保持良好關係,他也取了一個漢人名字叫「林瑞昌」。


蔣中正時代,1949年(民國38年)11月,樂信‧瓦旦當選省參議員,是當時唯一的原住民代表。兩年後,又再度當選第一屆省議員。在省議會裡,他大聲疾呼:希望政府能增加原住民參政的機會;多多培養原住民人才;正視原住民經濟的困境;有效率地提高山地行政。


只是,樂信‧瓦旦原本寄予厚望的「祖國」政府,卻沒能達成他的期望。更悲慘的是,在1950年代的白色恐怖裡,樂信‧瓦旦並沒有躲過政府當局對他的猜忌。1952年(民國41年)11月,當局誣指樂信‧瓦旦與阿里山鄒族菁英高一生、湯守仁等人籌組「高砂民族自治會」,鼓吹原住民爭取自治。最後在1954年(民國43年)4月17日,被以「叛亂罪」槍決,享年才55歲。(莊天賜) 摘要


₪₪₪₪₪₪₪₪₪₪₪₪₪₪₪₪₪₪₪₪₪₪₪₪₪₪₪₪₪₪₪₪₪₪₪₪₪₪₪₪₪₪₪₪₪₪₪₪₪₪₪₪₪₪₪₪



▲ 公園內的瞭望台,想上瞭望台需經木造平台攀梯緩緩而上

































▲ 站在平台上可以以極近的距離靜靜觀賞綻開的山櫻花



▲ 停車場對面的駁崁上還有『樂信瓦旦紀念園』的明顯標示


離開了樂信瓦旦紀念園就表示結束了今天的羅馬行,看了滿滿的山櫻花也心滿意足了,
還好今天是從關西進,觀賞櫻花的狀態是如同倒吃干庶,『漸入佳境』,
如果是從復興鄉這一邊進入的話,看到的景象及感受的心情可能又會不一樣了。


但旅程到目前為止只是進行到一半,不論是時間還是路線長度都還有一半,
接著又會看到熟悉的綠色標示牌,這時又要來玩向左走、向右走的老把戲,
如果時間還夠的話,當然可以直接右轉,上殺巴陵,不過這樣一來一回大概又要去掉四個小時,
所以想了想,時間也差不多,肚子也有點餓了,就依照肚子的指示上角板山吃中餐吧。



▲ 左選至大溪,右選到巴陵,客官要選哪一邊?



▲ 回者來時路,這次是從對面方式過來,再過幾個月再從這個方向去欣賞油桐飄雪的悠閒景觀



▲ 雖然每次來都會來拍上一張,但看著要每張相片都有一點的不同,就表示又有一些的改變


羅浮橋有二座,和巴陵橋一樣有一新一舊,新的作為交通要道,舊的作為觀光景點,
每當騎著單車騎在這條路上,還是喜歡走的舊橋上,因為舊橋還是比較有感覺,
經歷政黨的輪替及時代的演變,橋身有紅的、藍的、綠的、紫的,看過不同的顏色,
但看來看去,還是覺得那早期的大紅色吊橋還是比較有那懷舊的感覺。


在這裡休息時,適巧碰巧從山佳過來的老大哥夫掃,騎著歐托拜一路慢慢玩到這裡來,
老實說,蠻羡幕這二位大哥大姊,就像上回在霞喀羅碰到的那二位一樣,可以有另一伴相陪,
懂得享受生活,把握當下,一同出遊欣賞自然的美景,創造可以共同分享的回憶,
希望到了那個年紀還能有這樣的閒情雅致可以像這些人一樣悠遊在樂活的生活中。



▲ 雖然漆成淡紫色也不錯,但還是覺得以前的大紅色比較有感覺


過了復興橋,慢慢的接上了霞雲橋,再過來就是那又臭又長約三公里的緩上坡,
雖然這次多了心跳表與迴轉速的多功能碼錶,也在上坡的過程中不停的調整迴轉速與心跳的狀態,
但還是未能如願,終究落得下馬牽車的窘態,希望再經過鍛練後下回能不落地的龜上萊爾富。


在萊爾富買了今天的午餐,在此休息了一小段時間,又往角板山公園方向前進,
一進角板山行館公園,樹上看到的已不是盛開的寒梅,換來的是梅樹上翠綠的新葉,
和二個多星期前梅花盛開的景象真的是無法相比,只剩幾顆開的較慢的梅花獨自的開著,
雖然梅花謝了,賞梅的季節已經結束,但這裡的櫻花也和其它地方一樣慢慢開了,
雖然只有零零星星的幾顆山櫻花,但栽種在人工湖畔旁的櫻花樹有也一番不同的感受。


漫漫的牽著小紅馬走在園區內的步道上,居然碰到今天以來覺得最荒唐的事,
有幾位年輕人不斷的欣賞樹上的櫻花,然後說:『怎麼會有桃紅色的梅花?可能是新品種吧』
天啊~ 肖年ㄝ,你該不會『梅花』『櫻花』傻傻分不清楚吧,角板山又不是只有梅花而已ㄚ~
同學,梅花櫻花二者放在一起,花形花色皆大大不同,這樣都會搞錯,實在是太離譜了,
國家的教育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最基本的國花都不清楚,真的是讓人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還好一旁有位大哥及時告訴這幾位年輕人正確的常識,不然改天再把櫻花錯當梅花就笑鼠人哪~



▲ 這幾年才整修完成的樟腦收納所,看著一旁的介紹看板才知道樟腦對台灣的重要性



▲ 角板山賓館對面的景觀林,松林成聚,綠意盎然,順沿步道小徑就可抵達後方的思親亭,
  在思親亭上,往下可以看見水庫一角,天氣好時往上則可以看見早上騎過的羅馬公路



▲ 人工湖畔的櫻花也開了,享受自在的景色,漫步在湖畔也是一種樂活的生活方式



▲ 二個星期前,這裡還是開滿白色的梅花,如今都已凋謝,換上翠綠的新葉



▲ 再走到池畔旁,讓小紅馬與桃紅的山櫻來一張充滿紅意的相片



▲ 古有溤京當馬涼,今有櫻花錯認為梅花,唉~ 傻傻分不清楚,實在是太扯了


結束了角板山的追尋梅花之旅,再往下一站前進,
大部份的人在結束了角板山的停留後,幾乎都是直接下到慈湖、大溪,或走台七乙回到三峽,
孰不知在三民的分岔點之前,在右側還有一個值得慢慢探索的文化景點,
在三民的東安橋前往右走,往內挺進三公里,走到最底的地方,最為人所知的就是三民蝙蝠洞,
但在附近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文化遺產-『基國派老教堂文化館』


『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05/sames/c/c-1.htm』基國派老教堂介紹
這個地方對我而言其實是很陌生的,在上回和朋友同遊羅馬公路時,在回程時有到蝙蝠洞一遊,
當時因為是臨時起義,而且地點位置也不熟悉,所以在當時就沒找著想看的教堂,
但當時聽了這個教堂的特點之後,就覺得應該再找個時間來探訪這個特別的地方。
 
以當時的年代來說,已經大量使用鋼筋混凝土這一類的建材,唯獨這裡的建築方式與其它的都不同,
經實地探訪,這個教堂和其它地方的教堂最大的不同就在於這座教堂的四周圍牆是由石頭所砌成,
而且是雙層的石牆,中間以水泥或鋼筋補強,其目的就在於延長建築物本身的耐久性,
因當初規劃的時候考量後續使用的年限,最後考慮用這種不易施工的建材建造,
時間會證明一切,當同期的建築物都開始崩毀時,唯有這裡還是屹立不搖,可見當時的決定是正確的。



▲ 在這裡記得要往右轉,雖然指標不是很明顯,但仔細找還是可以找得到



▲ 騎在車流稀少的鄉間小徑上,看著一旁的安全標示牌,覺得好像有點多此一舉的感覺



▲ 這條道路的盡頭就是有名的三民蝙蝠洞,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撥個空到此一遊



▲ 而這個叉路往左再繼續前進約三百公尺,就可以看見具有歷史價值的『基國派老教堂』


從叉路進來後,很快的就可以看見那基國派老教堂,順著下坡溜下就可以抵達教堂的門口,
而這個修建過後的老教堂就佇立在一片面積約二百坪左右綠油油的草皮上,
四週草皮似乎有人刻意在維護,並不會因為位於在荒郊野外而顯得雜草叢生、無人管理,
只是很可惜的是草皮上布滿狗的排洩物,在走動時要注意別把當地的黃金帶回家。


為什麼一直說是老教堂呢?因為這個教堂原建於西元1963年,四周牆壁是石頭建造,
但屋頂結構卻是由木頭與竹子所組成,經歷了三四十年的歲月催殘,早已不堪使用,
雖然老教堂已埋沒在荒煙蔓草中,而且屋頂全然破損無法再供泰雅族人聚會的場所,
但老教堂的價值對這個區域的泰雅族人而言,早已不是單純遮風蔽雨的場所,已變成信仰的中心。


而就在文化保存與現有價值的交涉下,在西元2004年再度重新整修,並於同年的聖誔節重新啟用,
但並非還是那原本的教堂,經過整修與重建後已變成了『基國派老教堂文化館』,
不但將長年開放,而且將在教堂內展示老教堂的結構圖解及舊有的歷史資料,
將老教堂的歷史與建築之美學展露於世,讓這裡成為一個『在地泰雅文化保存與延續的場域』,
希望藉由整合地方文史、藝術與人才資源,帶動地方文化,創造出嶄新的TUBA 文化時代。 



▲ 整修過後的『基國派老教堂文化館』全貌



▲ 歷史沿革記錄,初建於1963/SEP/22;再建於2004/DEC/25



▲ 深鎖的大門,可惜未於開放時間來訪,無法入內看看歷史的文獻記錄



▲ 文化館的石牆原則上還是保持為四十年前的風貌



▲ 屋頂上頭的十字架可是在風雨中歷經了數十年之久



▲ 翻修過後的磚瓦屋頂雖然和原本的狀態大不相同,但也和石牆有有和諧的組合



▲ 現在聚會的地點都已改到新的教堂內了



▲ 台七線上的一個休閒農場,每當騎車看到這個招牌,總會不自覺的想到『菊花開了~』



▲ 今日行程中,唯一一顆有著淡淡粉紅色的櫻花(就在休閒農場花形的看板旁邊)


通常要從北橫接到石門水庫大壩有二個切入點,一個是從百吉隧道前往龍珠灣的方向前進,
另一個就是在百吉的三叉路轉彎進入石門水庫的環湖路線,經過阿姆坪後續接石門水庫的環湖公路,
二者都可接到石門大壩,但後者的道路因為沿著水庫地形修築,路面起伏的狀態較多,
除了想到阿姆坪一遊或希望多消磨在這環湖路線上的人以外,大部份都選擇前者而行。
不過時間還早,那就轉彎進入阿姆坪看看那個有著湖光山色的薑母島吧。



▲ 看到紅綠燈後,由此叉路向左轉,往阿姆坪的方向前進


阿姆坪位於石門水庫中游的北岸,屬大漢溪河階台地,在此可見青山綠水的山林美景,
以往在此曾設有湖濱大飯店、露營烤肉區、遊艇碼頭…等休閒遊樂設備,
但如同金鳥海族樂園一般,連同石門水庫成為早期北台灣露營烤肉、踏青郊遊的旅遊勝地。
昔日繁華人聲雜沓,如今寂寞冷清還它靜謐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